陕西本土大型权威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名著里的“鼠”

作者:刘芹   来源:安徽省临泉县城中南路学校   日期:2020-01-14 18:15:20
导读:鼠,作为古代文学作品中特殊的审美意象,包含多重文化意蕴,其贪鄙成性、作恶多端,和生肖呈祥、机敏多智的对立.

  本网讯:(作者:刘芹)说起鼠,大家并不陌生,它是十二生肖之一。它有很多优点,如机动灵巧,头脑聪明等;也有明显的缺点,如人们常说的首鼠两端、胆小如鼠、鼠目寸光等。
 

  我国的文学名著里也有很多写到鼠,在大作家笔下鼠的意象很丰富、性格也很多样。
 

  对鼠以赞美为主,褒扬他们忠义的要数石玉昆的《三侠五义》这部小说了。其中“三侠”指北侠欧阳春、南侠展昭、双侠丁兆兰、丁兆蕙。“五义”即是五鼠弟兄,乃结拜兄弟,居住于陷空岛上,个个武艺高强,人称“五鼠”。分别是: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庆、翻江鼠蒋平、锦毛鼠白玉堂。皆是嫉恶如仇、行侠尚义、见义勇为、乐于助人、受百姓爱戴的豪侠客。这“五鼠”,大约都如鼠似的,身形灵巧,来无踪,去无影,行为诡秘。因为南侠展昭被封为“御猫”,拿耗子是猫的专职,冲犯了“五鼠”的忌讳,他们便处处与之作对。后经包拯晓以大义,“鼠”“猫”消除前嫌,诸侠联手,共赴国难——“五鼠”以忠义为重。
 

  我国“四大名著”中有三部写到鼠。其中以《西游记》中的鼠最为精彩。第20回写黄风怪,此怪本是灵山脚下得道的老鼠,因偷吃了如来琉璃盏中的清油,潜逃到黄风山兴妖作怪。与悟空拼斗时,他噀起怪风,悟空“被那怪劈脸喷了一口黄风,把两只火眼金睛,刮得紧紧闭合,莫能睁开。”泪水止不住地流,到处寻眼科医治。连有“火眼金睛”的悟空都狼狈如此,可见鼠怪的厉害。第80回,作者则把一只白毛金鼻鼠精写成美女。大概是小白鼠成精吧,小白鼠,白纤毛,肉红鼻(金鼻,是作者的神化),鼻尖翕动,似总在嗅着什么。小白鼠小得可怜,连头带尾不过一拃长,“鼠辈”中的迷你版。旧时,江湖艺人将其装在笼子里表演,它会爬杆,会蹬轮,会戴个鬼脸壳做戏。小白鼠非但不面目可憎,还乖巧、讨喜。这白毛金鼻鼠精住在陷空山无底洞中,极擅遁形,几次被悟空一棒打中,却化作一只绣花鞋,真身隐去了,悟空无奈。此怪也来历不凡,她在灵山下苦修300年,因偷吃了如来的香花宝烛,被李天王、哪吒父子拿住,却饶了她性命,其感恩,拜天王为义父、哪吒为义兄,立了恩主牌位,日奉一炷香火。说明她也是讲恩义的,知恩图报。悟空以此为把柄,逼勒天王父子亲来缉拿,鼠精遂就擒,被押回天庭发落。
 

  当然《西游记》中的鼠并不都是妖怪,鼠在本书中也有正神的形象,即28宿中的虚日鼠。齐天大圣大闹天宫时,28宿全伙参与了天兵天将的合围之战,悟空受“招安”后,他们又与之合作,暗中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可见《西游记》里的鼠并非个个恶贯满盈,也有尽忠尽职的。
 

  《水浒传》与《红楼梦》中的鼠则是以鼠来喻人。《水浒》中的鼠,非鼠精鼠怪,而是以鼠作为江湖上的名号者,谁?地耗星白日鼠白胜。在智取生辰纲中,他任卖酒汉子,与众好汉配合,巧妙地将蒙汗药下到酒里,麻翻了所有的官兵。智取生辰纲,他当推首功。虽然此后他被官府捉获,打得皮开肉绽,供出晁盖等7人,但他日后还是投奔了梁山,在一百单八将中排名第106。为何以鼠为名号?正说明鼠的狡狯机智,人所不及。《红楼梦》中的鼠,则是第19回,宝玉与黛玉玩笑时胡诌了一个小鼠偷香芋的故事,将小鼠比譬黛玉,说小鼠“法术无边,口齿伶俐,机谋深远。”都是奉承话,黛玉不恼,或许黛玉的属相是鼠?在生肖文化中,子鼠排名第一,惟鼠为大。《红楼梦》无闲笔,作者往往“指东说西”,在此,或暗指黛玉乃十二金钗之冠?总之,作者对鼠无恶感,藉宝玉之口,把鼠称扬了一番。
 

  《三国演义》中虽然没有直接写到鼠,但却用鼠来骂人。如书中屡屡提到“鼠辈”,作为对肖小、低微下贱之人的代称。第23回,祢衡击鼓骂曹,“操看了,笑曰:‘鼠辈安敢如此!’”39回夏侯惇攻打荆州,曰:“刘备鼠辈,吾必擒之。”(还有多处,恕不繁引。)这些被骂为“鼠辈”的人,绝非等闲之辈,皆为当时的英雄豪杰,将这些人譬之若鼠,不正是从反面称颂于鼠么?
 

  当然名著中正面称颂的也有不少,如《聊斋》中的《阿纤》。阿纤原本是鼠,出现在人前,则是窈窕秀美,楚楚动人的弱女子。她嫁给三郎后,保留了鼠善于积储粮食和缄默的习性,“阿纤寡言少怒,或与语,但有微笑,昼夜绩织不停晷。以是上下悉怜悦之。”后阿纤被识破真相,离开了家,家由之衰败。再后,三郎将其寻回,阿纤辛劳纺纱织布,家道如初。通过阿纤的遭际,作者塑造了一位任劳任怨、温柔贤惠的女子形象,这是对鼠不劳而获、窃食本性的颠覆。鼠既有行窃、祸害人的劣根性,也有对人类有益、服务于人的“奉献精神”。按中医说法,鼠的肉、肝、脑皆可入药(实验室的鼠,对科学研究,至今无物替代)。鼠还有其它一些“优良素质”,譬如警觉性高,机敏,记忆力强等。大约正是看出了这些,所以作者们才把“归化”于人、并老实做人的鼠精写得如此美好。
 

  由上面我们略举的例子可以看出,这么多名著(还有各种笔记、传奇等)都写到鼠,可见鼠广有文缘,值得一书。鼠,作为古代文学作品中特殊的审美意象,包含多重文化意蕴,其贪鄙成性、作恶多端,和生肖呈祥、机敏多智的对立,使人们心里纠结:一方面厌恶、痛恨它;一方面对其神秘的天性(古代,鼠多在仓廒出没,传为是掌管粮仓的仓神,农历正月二十五日是填仓节,又称天仓节。这天粮商米贩都要祭“仓神”,以求得保佑,减少库损。)及其高超的技能莫可奈何,甚而至于叹而服之,这种心理长期积淀于人们心中。名著,正是借助文学形象对鼠爱憎的艺术表达。(陕西发展观察)

(责任编辑:刘云云)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联系我们 | 在线排版

版权所有:陕西发展观察网
地址:陕西省人民政府新城大院33号楼B111室 邮政编码:710003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陕ICP备17000538号;经营许可证号:9161000067512962X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1010202000102 客服电话:029-872910000 电子邮箱:sxfzgcw@126.com
信息支持:陕西发展观察传媒交流编委会 经费支持:陕西发展观察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