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本土大型权威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算盘

作者:李政权   来源:商洛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日期:2019-10-28 10:28:15
导读:算盘是中国传统的计算工具。是中国人在长期使用算筹的基础上发明的,也是中国古代的一项伟大、重要的发明,在阿拉伯数字出现前,是全世界广为使用的计算工具,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本网商洛讯 (作者:李政权)每当我座在书桌前,就会自然不自然的看到书桌上放着的这架15档黄花梨木算盘,就不由自主的勾起了我对慈父无限的遐思。
 

  慈父生于1945年古历9月29日,在当时的那个年代,我们家的家境还算殷实,祖上几代攒下诸多家产,有当时商县西区最大的造纸厂、染坊院、十多头耕牛和近百亩田地,足可以让父亲一生不为衣食担忧而无忧无虑。


     祖上的家产有多少,我不知道,但直到现在以家族厂子染坊命名的村庄到现在你在北斗、高德、腾讯、360地图搜索商洛市商州区麻街染坊,都能找得到。
 

  我们祖上一向家风淳朴,子孝妻贤,勤俭有加。不知是由于家庭生产经营的需要,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家里从来都不缺算盘,听老辈们说父亲从小就钟爱算盘,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玩弄算盘,对珠算运用颇为娴熟。

  

\

 

  (我收藏现常放于书架上的黄花梨木15档算盘)
 

  算盘,又作祘盘,珠算盘,是我们祖先早年发明创造的一种简便的计算工具。珠算盘起源于北宋时代,北宋串档算珠。中国是算盘的故乡,在计算机已被普遍使用的今天,古老的算盘不仅没有被废弃,反而因它的灵便、准确等优点,在许多国家方兴未艾。
 

  因此,人们往往把算盘的发明与中国古代四大发明相提并论,北宋名画《清明上河图》中赵太丞家药铺正面柜台就画有一架算盘。


      由于珠算盘运算方便、快速,几千年来一直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普遍使用的计算工具,即使现代最先进的电子计算器也不能完全取代珠算盘的作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通过,珠算正式成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

 

  (当年曾经用过的21档算盘)
 

  在父亲小时候的那个年代,计算器还没有大面积普及,算盘依然是日常最主要的运算工具,当时家族的生产经营及家庭的进出账项,都要依靠算盘。
 

  目前市面上现存的算盘形状不一、材质各异。一般的算盘多为木制(或塑料制品),算 盘由矩形木框内排列一串串等数目的算珠,中有一道横梁把算珠统分为上下两部分,算珠内贯直柱,俗称“档”。


      一般为9档、11档或13档,档中横以梁,梁上1珠,这珠为5;梁下5珠,每珠为1。我书桌上放着的这架算盘,是梁上2珠,梁下5珠黄花梨木15档的木质算盘。
 

  世上的事往往很是无常,正可谓:“日有阴晴,人有祸福”,就像有人说的:“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意外和惊喜哪一个先到?还是好好珍惜当下吧”。


       我们祖上虽然有商县西区最大的造纸厂、染坊院、十多头耕牛和近百亩田地,可惜这好日子在父亲来到这世上没过多久,家里的造纸厂、染坊、耕牛及耕地就全被当时的商县政府给无条件

  

\

 

  (现收藏的于1952年当时商县政府颁发的产权证书)
 

  没收了,不知道是何种缘由,连家里的所有财物及房产也一并被没收了,只留下了微薄的仅以支撑一家老小近二十口人维持生命的极其简陋的房子,所有的粮食一粒都没有留下。
 

  爷爷,可能是受到这沉重的打击的缘故,也一时间病倒了,在家人的悉心照料下,后来有所好转,但因此却留下了病根。不只是由于家道突变奶奶承受不了打击还是突发疾病,奶奶在父亲还没过周岁生日就仙逝了。
 

  在那个动荡不羁的年代,可想父亲的童年绝对是在没有玩具车、没有电视看、没有手机用、没有肯德基吃,没有母爱中多么艰辛的度过的,听邻居们常讲,父亲的童年是在吃了上顿没下顿,整天饿的哇哇哭的日子里无奈的度过的。
 

  从那时起,我的大姑和二姑就成了父亲的保姆,整天背着父亲到处寻找谁家有吃剩的羊奶,可以说父亲是吃百家饭喝百家奶穿百家衣长大的。


      其实,当时两个姑姑也就是不到十五六岁的孩子,整天除了照料父亲的生活外,就是陪着父亲用一架破旧的叫不上名的算盘做数数游戏玩,逗父亲开心,以此来减轻父亲的痛苦。
 

  用算盘计算称珠算,珠算有对应四则运算的相应法则,统称珠算法则。随着算盘的使用,人们总结出许多计算口诀,使计算的速度更快了。相对一般运算来看,熟练的珠算不逊于计算器,尤其在加、减法方面。


      用时,可依口诀,上下拨动算珠,进行计算。珠算计算简便迅捷,在计算器及电脑普及前,为我国商店普遍使用的计算工具。
 

  在如今运算工具电子化全面普及的今天,目前仍然有许多商店在使用算盘进行计算,以50多岁的老年人使用者居多,现在的年轻人,几乎不用算盘了。老父亲一生从来不用计算器,只用算盘,不论做加、减、乘、除运算,都是如此。
 

  古今中外的各式算盘大致可以分为三类:沙盘类,算板类,串珠算盘类。一类是沙盘,是在桌面、石板等平板上,铺上细沙,人们用木棍等在细沙上写字、画图和计算。一类是算板,随着生活的发展,后来逐渐不铺沙子,而是在板上刻上若干平行的线纹,上面放置小石子(称为“算子”)来记数和计算,这就是算板。
 

  19世纪中叶在希腊萨拉米斯发现的一块1米多长的大理石算板,就是古希腊算板,现存在雅典博物馆中。算板一直是欧洲中世纪的重要计算工具,不过形式上差异很大,线纹有直有横,算子有圆有扁,有时又造成圆锥形(类似跳棋子),上面还标有数码。一类是穿珠算盘,指中国算盘、日本算盘和俄罗斯算盘。 
 

  日本算盘叫“十露盘”,和中国算盘不同的地方是算珠的纵截面不是扁圆形而是菱形,尺寸较小而档数较多。俄罗斯算盘有若干弧形木条,横镶在木框内,每条穿着10颗算珠。在世界各种古算盘中,中国的算盘是最先进的珠算工具。我书桌上的这架黄花梨木15档算盘,就属于串珠算盘。

  

\

 

  (21档算盘,收藏价值极高)
 

  算盘是中国传统的计算工具。是中国人在长期使用算筹的基础上发明的,也是中国古代的一项伟大、重要的发明,在阿拉伯数字出现前,是全世界广为使用的计算工具,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从我记事时起,村里人算账就用算盘,老父亲更是酷爱用算盘进行运算,用的最多的是丈量土地,长、宽各几丈、几尺、几分、几厘,计算土地面积,核算其产量,娴熟而准确。

  

\

 (父亲当时丈量土地的照片)
 

  关于算盘的来历,一说最早可以追溯到汉末三分时期,关羽所发明,据说我国当时就有了“算板”。古人把10个算珠串成一组,一组组排列好,放入框内,然后迅速拨动算珠进行计算。记得我小时候,最早用来计数的就是父亲给我亲手制作的50根长约10公分的竹签。

  

\

 

  (算筹)
 

  中国是算盘的故乡,在计算机已被普遍使用的今天,古老的算盘不仅没有被废弃,反而因它的灵便、准确等优点,在许多国家方兴未艾。因此,人们往往把算盘的发明与中国古代四大发明相提并论,认为算盘也是中华民族对人类的一大贡献。
 

  然而,中国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算盘的呢?从清代起,就有许多算学家对这一问题进行了研究,日本的学者也对此投入不少精力。由于缺少足够的证据,算盘的起源问题直至今天仍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归纳起来,主要有三说。
 

  一是清代数学家梅启照等主张的东汉、南北朝说。其依据是,东汉数学家徐岳写过一部《数术记遗》,其中著录了十四种算法,第十三种即称“珠算”,并说:“珠算,控带四时,经纬三才。”
 

  后来,北周数学家甄鸾对这段文字作了注释,称:“刻板为三分,其上下二分以停游珠,中间一分以定算位。位各五珠,上一珠与下四珠色别,其上别色之珠当五,其下四珠,珠各当一。


      至下四珠所领,故云‘控带四时’。其珠游于三方之中,故云‘经纬三才’也。”这些文字,被认为是最早关于珠算的记载。
 

  当时的五珠中算盘不是穿珠算盘——珠中无孔(没有档),名曰珠盘和盘珠。那时把涂有不同颜色的算珠放在一个刻有一排排纵向弧形槽内的木盘上。

       但是一些学者认为,此书描写的珠算,充其量不过是一种记数工具或者只能作加减法的简单算板,与后来出现的珠算,不能同日而语。
 

  二是清代学者钱大听等主张的元明说,即算盘出现在元朝中叶,到元末明初已普遍使用。元代陶宗仪《南村辍耕录》第二十九卷《井珠》,引当时谚语形容奴仆说:“凡纳婢仆,初来时曰擂盘珠,言不拨自动;稍久,曰算盘珠,言拨之则动;既久,曰佛顶珠,言终日凝然,虽拨亦不动。”后人称此为“三珠戏语”。把老资格的奴婢比作算盘珠,拨一拨动一动,说明当时的算盘已很普及。
 

  宋末元初人刘因的《静穆先生文集》中有一首以《算盘》为题的五言绝句:“不作翁商舞,休停饼氏歌。执筹仍蔽簏,辛苦欲如何。”这也是算盘在元代出现的明证。
 

  至于明朝,永乐年间编的《鲁班木经》中,已有制造算盘的规格、尺寸,还出现了徐心鲁《算珠算法》、程大位《直指算法统宗》等介绍珠算用法的著作,因此算盘在明代已被广泛使用,这是毫无疑问的了。
 

  随着新史料的发现,又形成了算盘起源于唐朝、流行于宋朝的第三说。其依据是,一是宋代名画《清明上河图》中,画有一家药铺,其正面柜台上赫然放有一架算盘,经中日两国珠算专家将画面摄影放大,确认画中之物是与现代使用算盘形制类似的串档算盘。
 

  二是1921年在河北巨鹿县曾挖掘到一颗出于宋人故宅的木制算盘珠,已被水土淹没八百年,但仍可见其为鼓形,中间有孔,与现代算珠毫无两样。
 

  三是刘因是宋末元初人,他的《算盘》诗,与其说是描写元代的事物,还不如说是宋代事物的反映更为确切。同样,陶宗仪的“三珠戏语”所见元人谚语中已有算盘珠之说,也反映出“是法盛行于宋矣”(《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算法统宗”条)。
 

  四是元初的蒙学课本《新编相对四言》中,有一幅九档的算盘图,既然在元初已为训蒙内容,可见已是寻常之物,它的出现,至少可上推到宋代。
 

  此外,宋代的算盘从形制看已较成熟,没有新生事物常有的那种笨拙或粗糙。因此,较多的算学家认为,算盘的诞生还可上推到唐代。因为宋以前的五代十国时期战乱不断,科技文化的发展较为滞缓,算盘诞生于此时的可能性较小。
 

  而唐代是中国历史上的盛世,经济文化都较发达,需要有新的计算工具,使用了两千年的筹算在此时演变为珠算,算盘在这时被发明,是极有可能的。
 

  父亲在世时,很赞赏第三种学说。常说大唐王朝,开元盛世,富甲天下,人杰地灵,地大物博,发明算盘是极有可能的。我估计,可能是受唐朝是李家开创的天下的缘故吧。
 

  算盘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有关它的起源却争论了上百年,无法统一。但愿现在有更多的有志者投入进一步的探索与研究,早日得出科学的结论,以告慰于古人、无愧于后代。
 

  现存最好的算盘当属清景德镇窑出的青花婴戏算盘,是按照中国的传统计算器具造型而成,长29.7厘米,宽13.9厘米,厚3厘米,重1702克。


      长方形,仿木制算盘烧造,由矩形瓷框内均等排列一串串等数目的算珠,中有一道瓷横梁把珠子统分为上下两部分,算珠内贯直柱,可沿细杆上下拨动,分为11档,档中横梁上2珠,每珠为5,梁下5珠,每珠为1,其中断了一小档2颗珠子,余下共有75颗。


      算盘四周内壁施釉不及底,外壁饰青花婴戏纹,孩童肥脸矮身,生动活泼,形象逼真,栩栩如生,算珠施白釉,泛青,底部内外都露胎,不施釉,胎质粗糙。器身有几处裂纹,已修复过。
 

  此件文物青花色泽淡雅,釉面光亮莹润,胎色白中闪黄,有明显火石红斑,胎质坚实,胎体厚重,为研究清代景德镇青花瓷制作工艺提供了实物见证。其算盘形制,也是研究中国古代传统计算工具的实物见证,对于研究古代的科技发展水平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

 

  (10档木质算盘,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世界上目前发现的最小的算盘是1996年,IBM科学家用10个原子生成了世界上最小的算盘。
 

  由于算盘制作简单,价格便宜,珠算口诀便于记忆,运算又简便,所以在中国被普遍使用,并且陆续流传到了日本、朝鲜、美国和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当今,已经全面进入了电子化计算机时代,但是古老的算盘仍然发挥着一定的作用。
 

  具有收藏价值的算盘不外乎这么几种:
 

  一、高档材质的算盘值得收藏。据国家文化艺术品网介绍,按算珠和边框材料,算盘可分为金、银、铜、铁、玉、竹、木、象牙、水晶、大理石等;按立柱材料,包括铁、木、银、铜、铝、竹等。算盘材质越好,收藏价值越高,升值潜力自然就强。举例来说,普通木质算盘的身价低于象牙算盘,而贵金属制成的算盘,价值就更高了。
 

  另外,算盘上的立柱,即俗称的“档”,也有高低之分。算盘的价值还可以通过做工和品相来衡量。
 

  二、上乘木质算盘升值前景好。国家文化艺术品网讯,如果收藏木质算盘,紫檀、红木、花梨木的藏品为上乘。上乘木质的算盘不会上油漆,因为木质好的算盘更注重原色,经过岁月的洗礼,好的木头会越用越亮,算珠也会越来越光滑。


        只有一般材质的木算盘,才会涂上厚重的油漆以遮盖木质的平庸。梨木、松木、沉香木、柏木属于中等材质,杂木则属于低档材质。
 

  三、异形算盘身价逐渐走高。圆形、扇形、拱形、筒形、宝塔等造型奇特的算盘,因为工艺考究、妙趣横生,是收藏家追捧和寻觅的对象。
 

  由于算盘的档数通常都是奇数档,例如九、十一、十三、十五、十七等,带有赏玩性质的偶数档算盘的身价就比奇数档的高。而小巧玲珑的袖珍算盘以及21档以上的大型算盘,无疑丰富了算盘的文化内涵,也值得收藏。
 

  可惜的是家父曾经用过的哪一架21档梨木算盘在老宅拆迁时不慎给弄坏了,坏了之后,家父还用过几年,但最后由于维护和保管不当,不知怎么的就遗失了我现存的这架15档黄花梨木算盘,是慈父从2010年7月查出患食道癌重病,到父亲仙逝时一直在用的一架算盘,算不上是算盘中的精品,但做工很是精致,用起来特别灵巧。

  

\

 

  (木质10档算盘)
 

  我也记不清是在哪儿掏的,唯一能记得是,这架算盘是慈父一生中用过的最后一个算盘,也是慈父一生最喜爱的一架算盘。父亲一生,到底用过多少架算盘已经无法考证,但从我记事时起,只记得家中常有两架算盘。
 

  我现在经常使用的是一架金属外框,金属衡梁和金属档杆,有机材料合成为珠的一架梁上一株梁下四珠的17档算盘。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倒认为是缺少母爱的孩子更容易成熟。父亲在两个姑姑的悉心照料下,不但是吃百家饭喝百家奶,由于两个姑姑年幼,当时还不会缝衣服,所以父亲还是穿百家衣长大的。


       两个姑姑也由于长期照顾父亲,加之家道突变的缘故,也早早的学会了做饭、缝衣做家务,比别人家孩子会的多也懂得多。
 

  就这样,父亲在两个如慈母一样的姑姑精心呵护下,父亲一天天的长大了,开始在商县黑龙口小学高五九级上高小,1959年7月20日就毕业了,随后又在商县黑龙口中学初六二级上初中,1962年7月15日毕业,时年父亲才16岁。据父亲的老师和村子里父亲的同年长辈常说,父亲上学时每次考试,每科都是伍分(当时满分为伍分)。

  

\

 

  (现收藏的父亲1959年的毕业证书)
 

  正当父亲一心一意想好好继续上学,以此来改变自己和家族命运时,一场民族和国家的灾难——“文化大革命”突然降临爆发了,爷爷不知何故被当时的商县政府扣上了“恶霸地主、资本家的走狗、造反派、现行反革命”的帽子,随即被强制带到当时商县农场进行所谓的劳动改造,家里仅有的财物被当时的县、区公所、乡和雷风大队的“一帮文革小将”洗劫一空,全家人被赶到家里的仓库里生活。
 

  据家族里的老人们和村里上了年纪的乡亲们说,仅当时县革委会的一位领导就从我们家牛圈里挖走近伍仟个现大洋(袁大头)。
 

  爷爷当时在农场,据爷爷记的日记记载,白天要干十几个小时农活,晚上还要被“一帮文革小将”押着到处被“批斗”,接受各地贫苦农民的“批斗”和“审判”,爷爷这样的非人生活直到1971年据说是在家里找到了一张收条,才得以结束。
 

  据当时留下的收条上面的签名和所盖的印章显示的信息看,这张收条是曾任陕南游击队某领导打的,是当年爷爷无偿捐献给当时陕南游击队的一批物资和捌仟伍佰个现洋,按当时的说法是价值近贰万现大洋。
 

  于是家人历尽千辛万苦,托了许多人,从1972年开春直到年底,才找到这位领导,把收条给他,在他出面澄清,又亲自协调当时陕西省和商洛地方各方革委会的情况下,爷爷才结束“非人”的生活,于1973年春节前才回到家中,可惜没过两年好日子,爷爷就在1975年仙逝了。
 

  父亲当时也因此事受到冲击,逼迫辞学,随即被押送到当时的襄渝铁路安康段施工场地接受劳动改造,当时父亲还不到二十岁,这些事的发生,从此也彻底改变了父亲一生的人生轨迹,彻底颠覆了父亲美好的人生。
 

  由于,父亲当时年少,加之从小就因离开奶奶造成的营养不良,致使父亲体质极差。当时襄渝铁路上全是破山、抬石头、平路基、扛轨木等重体力活,没有机械,一切工作全部靠人力完成,全都是超重的体力活。
 

  那时又处于历史上有名的“三年自然灾害期”,工地上的伙食保障极差,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许多时候根本就吃不饱饭,加之父亲又受家庭历史因素影响,父亲的伙食定量只有别人的三分之一,只好采摘野菜野果充饥。
 

  各种因素叠加交错造成父亲过度劳累,积劳成疾,因此患上了严重的尘肺病、慢性肺炎和糜烂性胃炎,父亲当时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据说要不是当时的一个父亲同辈老乡、工友黑龙口区公所麻街乡(现商洛市商州区麻街镇)朝阳村野人沟的王安民出手相救,父亲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
 

  就这样,父亲又带病坚持了近两年,后来根本不能劳动,才被允许回家,条件是由母亲顶替父亲到当时的二龙山(现在商洛市商州区仙鹅湖)水库参加劳动改造。
 

  当年的超负荷劳动,加之父亲积劳成疾身患尘肺病、慢性肺炎和糜烂性胃炎,工地上的“一帮文革小将”又不允许医生给父亲看病,由于长期得不到医治,因此落下了严重的病根。从我幼年记事时起,父亲身体状况就很不好。
 

  母亲常年到处找中医给父亲开方子医治,家里仅有的积蓄和母亲辛劳挣的钱几乎全部用来给父亲看病了,而母亲则无怨无悔的给父亲煎药医治,还把仅有极其简陋的食材做成可口的饭菜,给父亲增加营养。母亲到处给父亲找名医问诊,陪父亲四处求医,中药和西药在我记事时起,父亲就没有少吃。

  

\

 

  (现收藏的父亲1962年的毕业证书)
 

  家境就是在这样极其艰难的情况下,父亲依然坚持看书学习,习惯写日记,学习心得,喜欢把自己对生活、对人生、对世界的感悟一点一滴的记录下来,闲时静坐创作诗词、楹联,温习上学时的数理化基本知识,平常给我们姊妹三个坚持辅导功课。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1985年夏六、七月份,那时我刚刚考上初二,我和村子里的几个青年人在一起玩,父亲就给我们出了五道数学题让我们做,奖品是一支钢笔和一个笔记本。
 

  几个人中,有两人当时上高中,一人当时读大学二年级,最后只有一人做出了全部五道题。当时那个大学生感慨的说:“叔,你都出学多少年了,还会做这些题?我想了一天一夜,都给不出正确的解答,真不可思议”。
 

  记得家中老房子在1986年拆迁时,放在阁楼上父亲记的学习笔记足足有二十多本,创作的诗词近四百首,写的散文有壹佰多篇,楹联有贰佰多副。
 

  可惜,父亲这些珍贵的日记和常年创作的诗词、楹联没有保留下来,一部分在老宅拆迁时,没有及时整理,加之后续保管不善,已经不在了;一部分在父亲仙逝时,我连同爷爷、父亲留下的家族账本、欠条、借据等,包括那张救了爷爷和父亲性命的收条都一并放到父亲的棺椁里了。
 

  父亲从工地回来后,经过近四年的治疗,身体慢慢有所好转,按他在世时的说法:“我是从阎王爷口里,硬硬是被你安民叔给捡回了一条命”。
 

  据说从能劳动时起,父亲就开始做会计,先是给一些私人商店记账,后来给小队记账,到后来给当时的商州市矿产公司锰矿当会计。父亲一生做了多少年会计,目前已经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父亲做会计期间,曾经用过几架算盘?又用坏了多少架算盘?都是什么样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也无从考证,因为当时我极度悲痛,只是粗略的翻看了一下父亲的日记,日记对这块记得不是很详细。但我清楚的记得,从我上小学三年级时起,父亲就开始给我教打算盘。
 

  我记得,我学打算盘就先后用过四架不同样式、不同档的算盘。我那时除了每天要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外,还要完成父亲布置的背诵三首唐诗、一篇古文,用算盘做三十道四位数的乘、除法运算和三十道五位数加、减法运算题。父亲坚持每天给我出题,并且每天检查我的作业,父亲给我出的作业题几乎不重复。
 

  直到我上初二时,因学校作业实在太多,做不过来,父亲才将这项作业由每天改为每周背诵三首唐诗、一篇古文,用算盘做三十道四位数的乘除法运算和三十道五位数加减法运算题。不过那时我太贪玩,总是趁父亲不注意,作业做得差不多了时,我就偷偷用算盘和姐姐、妹妹玩一种叫“狼吃娃”的珠算游戏。
 

  父亲一生用过的算盘,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架丢失的21档黄花梨木算盘,那一架算盘珠子大而光滑,立柱和边框木质柔软,做工十分精巧,拨打起来手感相当的好,可惜后来不知道是何缘故怎么就不见了,总之从我当兵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父亲一生从不用计算器,一直都是用算盘。我曾经和父亲比赛五位数乘除法运算,我当时上高中,用计算器,父亲用算盘,结果比了五局,我全输了,没有赢得一局。父亲从事会计工作几十年,最大的成就就是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领了一大堆笔记本和钢笔,最好的奖品我记得是1989年领的电热水壶,1990年我入伍了在部队,就不是很了解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珠算”一词最早见于东汉徐岳所撰写的《数术记遗》,其中有云:“珠算控带四时,经纬三才。”北周甄鸾为此作注,大意是:把木板刻为3部分,上、下两部分是停游珠用的,中间一部分是作定位用的。每位各有5颗珠,上面一颗珠与下面四颗珠用颜色来区别,后称之为“档”。上面一珠当五,下面四珠每珠当一。
 

  而今天的解释是:算盘为长方形,木框中嵌有细杆,杆上串有算盘珠,算盘珠可沿细杆上下拨动,通过用手拨动算盘珠来完成算术运算。

  

\

 

  (竹签做的算筹)
 

  古时候,人们用小木棍进行计算,这些小木棍叫“算筹”,用算筹作为工具进行的计算叫“筹算”。看来我小时候用竹签计数进行的简单计算,就是“算筹”了。
 

  后来,随着生产的发展,用小木棍进行计算受到了限制,一是小木棍或者竹签容易折断变形,二是容易丢失不便于保管携带,三是容易戳伤人很不安全,特别是少儿使用更让人操心。于是,人们又发明了更先进的计算工具——算盘。
 

  到了明代,珠算不但能进行加减乘的运算,还能计算土地面积和各种形状东西的大小,在当时农业经济占主导地位的年代,计算土地面积显得尤为重要。像老父亲,一生干得最多的就是用算盘计算土地面积,折算产量。
 

  也不知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巧合,我上军校学的第一门课程就是《珠算》,我军校毕业后,做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与珠算有关,我工作后用的第一件办公品就是算盘。
 

  从此,我在部队做了近16年与珠算打交道的会计与财务管理工作,没取得多大的成就,就是取得了会计师职称,荣获兰州军区财务管理工作先进个人表彰,事迹被《人民军队》报和《西北民兵》杂志先后相续报道。
 

  父亲一生乐善好施,总是不计“前嫌”的帮衬每一个他认为需要帮衬的人。父亲一生,给乡亲们帮忙最多的,一是代写书信。父亲一生不知给多少位乡亲帮忙代写了多少封书信,但只要有人找他帮忙,不管多忙也不管什么时间,他都乐意代劳。
 

  我记得一次我从部队探亲休假,那是大冬天,都夜里快十点多了,一个邻家让给在外地工作的家人回一封信,父亲就加了件衣服坐在炭盆前,听他讲代写内容,然后铺纸构思书写,写好了读给他听,一气呵成,忙完都快十一点了。父亲一生,为乡亲们代写了多少封书信,我不清楚,估计也没人知道,恐怕只有乡亲们知道吧。
 

  我能记得的就是那时每年我给家里买的10多本信纸,几乎全被父亲代写书信给用掉了;二是每年春节给乡亲们书写春联。
 

  父亲写春联,从我记事时起直到2013年,几十年从来没有中断过,每年写给近四十户乡亲壹百多副春联,每副春联的内容从来都不重复。
 

  父亲不管是给那一家写春联,都是根据各家各户当年的实际情况即时编写,向那一家今年添孙子了,谁家今年盖新房了,谁家娃今年上大学了,谁家今年做生意发了……父亲会根据每个人的描述构思要写的内容,一般当父亲把纸裁好时,父亲就把要给这家写的内容就构思好了。
 

  也就是从那时起,每年大年三十家里总是人来人往,有时春联从早上九点直写到晚上七八点,没办法后来每年就提前准备几盆炭火,找几张桌子十几把椅子让他们要么一边打牌等着,要么一边喝着茶水嗑着瓜子吃着年点等着。
 

  在我印象中,家里最热闹的一年,是院子里支了三桌麻将,我买了四斤瓜子、糖果居然还不够。以至于后来父亲干脆每年提前把我们家和几个佰父、叔叔和堂哥家的春联提前一两天写好,就这样,每年我们家的年饭,几乎年年都是午饭吃到晚上,晚饭几乎都省了,后来几乎年年都是把年三十的晚饭当成新年初一的早饭了。

  

\

 

  (现收藏的当年商县政府于1952年给爷爷出具的产权收税票据)
 

  父亲一生从来没有和人红过脸,从我记事时起。父亲一生坚守:宁让自己吃亏,也从不拿不属于自己的一针一线的人生信条。
 

  父亲常讲的一句话就是:“宁让天下人负我,我绝不枉负任何人”,父亲一生真正做到了表里如一,言行一致。父亲一生不管是在工作中还是在家里,都是以大局为重,总是为他人着想,不计个人得失。
 

  父亲在当会计期间,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他认为是工作的需要,就不管这项任务是不是自己份内的事,他认为只要是为了单位好,为了大家好,他都会毫无怨言的去做,而且常常是不顾劳累,超额高标准的完成各项任务,在我印象中父亲从来没有因工作被批评过,几乎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父亲干会计几十年,做过的账无数,但父亲经手的账务,多年来在各级审计、检查中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从没出过任何差错。就像父亲仙逝时,他的一位好友、同事和领导说:“你爸这一生,光明磊落,多才多艺,为人正直,和蔼友善,刚正不阿,业务精湛,工作勤恳,顾全大局,是非明确,经过的事,件件都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在家里,多年来由于历史的原因,家境一直不是很好,但父亲从来都是尽心尽力帮助母亲,把一个看着很是简陋的家经营、打理的十分温馨,一家人其乐融融。
 

  在极度困难的那几年,父亲从来没有中断过我们姊妹三个的上学,那时只要是学习上需要,学习用具和学习辅导资料,不管是多么的贵,只要是对我们的学习有所帮助,父亲都会省吃俭用,节省开支给我们买。
 

  记得我上初二那一年,父亲为了给我买一套辅导书,居然坚持一个月每天只抽一根烟,而那时父亲一天几乎能抽三包烟。
 

  那几年,家里经济十分紧张,父亲总是在外出学习、出差时不忘记给我们姊妹三个带点纪念品和各地的特色小吃,总是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用,常常把好吃的留给我们姊妹三个。
 

  每逢节日,不管家里经济多么紧张,父亲都会想方设法给我们置办一件过年新衣服,发给我们一份节日礼物---一支钢笔或者一个笔记本。
 

  母亲姊妹三个,是我舅舅和我姨还有我妈。父亲总是把母亲的亲人当成自己的家人,不管是谁家有事,不论大事小事,只要他知道了,父亲都会第一个在第一时间去帮忙。
 

  外爷和舅舅一生务农,每年春、秋两季,农活很多,舅舅家里人手不够,需要帮手,父亲就赶时间尽量去帮忙。平时有事没事就去给外爷和舅舅帮忙,不是帮忙给整整这块地,就是帮忙栽栽菜苗,没事时到地里给帮忙除除哪块地的草。
 

  在父亲人生的最后几年,还常常抱病回老家陪八十多岁的老外爷唠家常。姨姨家的家境比较好,家里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当年姨父常年在离家十多里地的外地工作,姨母为了接济家里,改善几个老表的生活,减轻姨夫的负担,务了几亩地。
 

  当时,几个老表比较小,姨夫很少到地里帮忙干农活,在我印象中姨夫几乎不干农活,做的农活很少很少。父亲总是在不忙时经常和舅舅去给姨姨帮忙。
 

  尽管父亲当时能帮他们做的很有限,几乎什么也做不了,也帮不了他们什么大忙,但父亲总说:遇事了只要人到了,心到了,尽力了,就行。
 

  父亲姊妹比较多,三个姐姐一个妹子,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在处理这些关系中,父亲始终坚守:都是一家人,亲姊妹,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吃亏占便宜,都肉烂在锅里,无所谓。父亲一生坚强乐观,和蔼善良。
 

  父亲一生是算盘从不离手,做人清清白白,他就像算盘珠一样一是一,二是二,从不亏欠任何人,父亲时常对我们说:我们这个家族,就得像算盘一样,穿起来,互相帮村,才能是一个完整的大家庭,才能发挥出每个人的价值,才有凝聚力,才能把日子过好,每个人才能发挥最大作用,家族才能壮大兴旺。
 

  所以,父亲一生不惜散尽家里的钱财,来帮助家族有困难的每一个亲戚。村里的其他乡亲,他也视同亲人,谁家有困难,他都会第一时间主动去帮忙。
 

  余世维先生曾说过:“主宰一个人一生的关键因素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父亲一生,积德行善,乐善好施,从不因一点点蝇头小利而影响姊妹间及众乡亲们间的感情,伤及亲情。一生从来都是把乡亲们的事放在第一位,把族里亲戚们的利益、亲情看的比什么都重,遇事总是先仅别人,从来不增不抢,忍让有加,总是把别人的利益放在前面,从来不考虑自己的得失。
 

  几十年来,把爷爷留下的不多的家产几乎散尽,据父亲临终所记账目记载,几十年散出去的家产约24000银元。一生几乎倾尽自己所能,给他们以最大的帮衬,而给自己和我们留下的只有几本账本和自己心酸的日记,还有算盘和毕生用之不尽的精神财富。

  

\

 

  (我现常用的17档金属算盘)
 

  我现存的这架15档黄花梨木和我经常使用的这架有机材料合成的17档金属算盘,两架算盘虽然都很极其普通,不是什么精品,也没有什么收藏价值,但对于我来说却意义非凡。(陕西发展观察)

(责任编辑:白雪)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联系我们 | 在线排版

版权所有:陕西发展观察网
地址:陕西省人民政府新城大院33号楼B111室 邮政编码:710003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陕ICP备17000538号;经营许可证号:9161000067512962X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1010202000102 客服电话:029-872910000 电子邮箱:sxfzgcw@126.com
信息支持:陕西发展观察传媒交流编委会 经费支持:陕西发展观察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