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本土大型权威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反腐警示 > 正文

扫黑必须打掉“保护伞”

作者:马黎   来源: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   日期:2019-07-10 16:43:02
导读:黑恶势力得以滋生蔓延,离不开“保护伞”的支持和庇护。只有坚决打掉“保护伞”,才能真正根除黑恶势力。

  黑恶势力得以滋生蔓延,离不开“保护伞”的支持和庇护。只有坚决打掉“保护伞”,才能真正根除黑恶势力。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不断深入,一批“保护伞”案件进入审判阶段,记者对近期我省审理的部分“保护伞”案件进行了梳理。

  

\

 

  6月19日,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依法对马某桥等21人涉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公开宣判。
 

  涉黑“村霸”和“警伞”同堂受审
 

  6月19日,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依法对马某桥等21人涉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公开宣判。据了解,该案系西安市首例“保护伞”与涉黑组织成员同案受审的案件。
 

  被告人马某桥,曾任西安市高陵区(原高陵县)耿镇耿北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曾因犯抢劫罪被判刑3年6个月。杨某喜曾任西安市高陵区耿镇耿北村村委会主任。2008年11月,马某桥隐瞒因犯抢劫罪被判刑的事实,担任西安市高陵区耿镇耿北村党支部书记,次年又当选耿北村村委会主任。上任之后马某桥笼络村委会干部杨某喜、吴某忠、孟某等人,把持农村基层政权,纠集刑满释放人员黄某充当打手,结交耿镇领导干部刘某刚、派出所代理所长尤某峰作为靠山、“保护伞”。
 

  2011年9月,马某桥黑社会性质组织初步形成。随后,杨某喜、茹某、陈某、周某、刘某相继加入该组织,形成了以马某桥为组织者、领导者,杨某喜、黄某、吴某忠、茹某为积极参加者,陈某、孟某、周某、刘某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以暴力威胁为手段,以攫取经济利益为目的,依托农村基层政权,利用马某桥、杨某喜等人担任村干部形成的职务便利,大肆侵吞和骗取政府或企业的征地、租地赔偿款。
 

  马某桥、杨某喜、黄某还组织人员非法挖砂。他们将非法挖砂获取的经济利益,一方面用于实施新的违法犯罪活动,另一方面用于贿赂国家工作人员以寻求包庇、保护。作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领导者,马某桥在村委会当众辱骂、殴打村干部,多次指使黄某殴打与其有矛盾的村民群众。2015年,马某桥因曾被判刑不能参与村“两委”选举,便利用自己担任选举委员会主任的便利条件,使杨某喜顺利当选村委会主任。杨某喜上任后,听命于马某桥的指挥,使得该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把持农村基层政权,操控耿北村所有征地、租地建设项目,垄断村域经济,称霸一方,严重危害当地经济、社会秩序。
 

  刘某刚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担任高陵区耿镇副镇长、镇人大主席团主席期间,分管土地、农林、水电、畜牧、统计、开发等工作,明知以马某桥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操控农村基层政权,欺压干部群众,攫取非法利益,仍纵容、包庇,充当“保护伞”。
 

  尤某峰2011年1月担任西安市公安局高陵分局耿镇派出所代理所长后,明知以马某桥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操控农村基层政权、欺压干部群众、攫取非法利益、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仍纵容、包庇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违法犯罪活动,与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马某桥称兄道弟,充当该组织“保护伞”。
 

  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以被告人马某桥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故意伤害罪等,判处其有期徒刑22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被告人杨某喜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判处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50万元。以被告人刘某刚犯纵容、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以被告人尤某峰犯纵容、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其余被告人被判处11年6个月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

 

  6月28日至7月2日,咸阳市委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宣讲团成员分别走进渭城法院、泾阳法院、泾阳县桥底镇官庙村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宣讲会。图为泾阳县桥底镇官庙村扫黑除恶宣讲现场。
 

  纵容包庇型“官伞”受严惩
 

  2018年年底,汉长安城遗址区近20亩土地有人倾倒建筑垃圾6万余立方米,后期垃圾清运直接造成财政资金700余万元损失。未央区公安机关经侦查发现,垃圾倾倒是“张某恶势力团伙”所为。2019年3月8日,未央区纪委监委及时介入并经综合研判,认为张某等人在汉长安城遗址区内违规倾倒建筑垃圾达半年之久而未被查处,相关职能部门和监管部门存在严重失职渎职嫌疑,甚至不排除有利益勾结的可能。于是,未央区纪委监委联合未央区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张某进行讯问。张某交代,2018年6月至2018年11月,其在自己租赁的惠西村19亩农业用地上违法倾倒垃圾,而负责对渣土车乱倒垃圾行为巡查和查处的是西安市未央区保安公司派驻汉城执法中队协管城管分队长惠某。为此,张某找到惠某,请求“关照”。随后,张某陆续给了惠某“好处费”。2019年3月13日,未央区纪委监委联合未央区公安机关将惠某抓获归案,惠某对收取张某贿赂的问题供认不讳。
 

  经查,2018年6月20日至2018年10月9日,张某在组织倾倒垃圾时,以转账形式向惠某支付“好处费”和“感谢费”56笔,共计9.55万元。惠某收到“好处费”和“感谢费”后,只做表面上的巡查工作,在张某组织倾倒垃圾的地点稍作停留就离开。就这样,张某在此期间大肆违法倾倒垃圾,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和巨大的经济损失。
 

  惠某作为受委托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为恶势力违法犯罪提供保护,被认定为恶势力“保护伞”,受到了严惩。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之中。
 

  徇私枉法的“保护伞”一审获刑
 

  6月28日,旬阳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袁某康徇私枉法一案,依法判处被告人袁某康有期徒刑1年。
 

  旬阳县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初,时任安康市汉滨区石梯乡(现石梯镇)派出所所长袁某康,因收取批捕在逃人员赵某之母的礼金和接受他人请托说情,对之前多次组织但抓捕未果的赵某放弃抓捕。2008年后,袁某康在辖区内多次遇到赵某却不将其抓获归案,故意使其不受追诉。2010年后,袁某康工作调整,负责所在公安分局追逃清理工作,其在日常工作和历年专项清理工作中,一直未将赵某清理上网重新追逃,导致赵某长期未被追究法律责任。
 

  旬阳县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袁某康身为担负侦查抓捕工作职责的司法工作人员,明知赵某是在逃犯罪嫌疑人,收取其家属礼金和接受他人请托,而不履行抓捕职责,故意放纵使赵某不受追诉,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一款之规定,旬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其犯徇私枉法罪的事实和罪名成立。袁某康的行为不仅侵犯了国家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损害了国家司法机关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而且因放纵、不抓捕赵某,致使赵某有恃无恐、逐渐坐大,在担任石梯镇双村村委会主任期间,把持基层村组政权,逞强争霸,为非作恶,欺压百姓,实施了寻衅滋事、敲诈勒索、串通招投标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在一定区域内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成为“恶势力”。袁某康的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中“保护伞”的规定,应当依法严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一款、第九十四条之规定,依法判处袁某康有期徒刑1年。
 

  今日评说 “打伞破网”除黑恶
 

  马黎
 

  黑恶势力的生长与蔓延,其背后往往有“保护伞”“关系网”的支持和纵容。要从根本上铲除黑恶势力存在、生长的土壤,就必须打掉“保护伞”、除掉“关系网”。
 

  今年3月,中央扫黑除恶第二轮、第三轮督导工作动员培训班上明确提出,要把“打伞破网”作为督导主攻方向,确保线索没见底不罢休、案件没查透不放手,推动各地打掉“官伞”“警伞”“庸伞”;要抓住一批见黑见“伞”不见财的典型案件,分析原因、查找问题,推动各地抓捕涉案人员与清查涉案财产同步进行、深挖犯罪线索与深挖利益链条同向发力,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经济基础。
 

  我省已经查处的黑恶势力案件也表明,众多的黑恶势力背后,尤其是大黑大恶背后,往往有“保护伞”的存在,黑恶势力与“保护伞”之间主要靠利益输送维系,而这利益输送的背后,无疑是对公众利益的巨大侵害。
 

  “官伞”,是指政府官员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一些政府官员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与黑恶势力相互勾结,谋求自身利益。一些官员职位不高,但胆大妄为,追求把手中的权力最大限度地“变现”,通过黑恶势力捞好处、谋私利,甚至自己成为黑恶势力。
 

  “警伞”,是指政法队伍里为黑恶势力提供保护与支持者。近期,内蒙古公安厅原副厅长孟建伟等多名公安系统领导干部被纪检监察部门通报查处。政法队伍在扫黑除恶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警伞”则是隐藏在政法队伍中的隐疾与恶瘤。
 

  “庸伞”,是“保护伞”里最难以界定的。一些党政领导怕麻烦、怕得罪人、怕影响地方形象,如泥塑木胎,对黑恶势力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虽然说并没有与黑恶势力相互勾结、谋取非法利益,但在客观上纵容了黑恶势力,失职失责、为官不为,当被追究责任时,有些人还感到非常委屈。
 

  正是因为有着各种各样“保护伞”的庇佑和纵容,许多黑恶势力才得以长期存在、迅速发展,甚至在一些地方,“大伞”底下有“小伞”,层层传递,形成强大的黑恶势力。扫黑除恶,必须“打伞破网”,深入扫黑除恶,必须深入“打伞破网”。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事关社会安宁、百姓安定,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不仅是维护社会治安的问题,也是重要的政治问题,必须深入推进、坚决打赢。而“打伞破网”是扫黑除恶的关键,只有打掉“保护伞”、除掉“关系网”,才能彻底铲除黑恶势力赖以生存的土壤,才能彻底断绝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的根源。“保护伞”能不能打得掉、“关系网”能不能除得掉也是衡量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效的重要标准。否则,即使在目前的高压态势下,一些黑恶势力受到打击,但一旦条件具备,又会重新滋生,或者出现新形式的黑恶势力。相信只要我们坚持有黑必扫、除恶务尽,坚持“打伞破网”“打财断血”,掀起一波又一波强大攻势,一定能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硬仗。(陕西发展观察)

(责任编辑:张国瑞)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联系我们 | 在线排版

版权所有:陕西发展观察网
地址:陕西省人民政府新城大院33号楼B111室 邮政编码:710003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陕ICP备17000538号;经营许可证号:9161000067512962X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1010202000102 客服电话:029-872910000 电子邮箱:sxfzgcw@126.com
信息支持:陕西发展观察传媒交流编委会 经费支持:陕西发展观察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