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本土大型权威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市快讯 > 西安 > 正文

让根深蒂固的柳青精神重开长安之花

作者:朱清平   来源: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日期:2019-04-13 14:08:09
导读:——专访陕西省长安区区委书记 王青峰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大型主题采访活动采访团

       王青峰的出现,超出了陕西整个官场的意外。他可是在“擂台赛”的先一天临危受命,“火线”中取代了仅仅任期不到四个月的前任书记王强。而他此前的工作地并不在西安市,而是在渭南市的大荔县任县委书记。资料显示,这种临危受命的角色在他曾经还出演过一次。

  

  “山乡风云创业史,百姓心中柳常青。”

  ——题 记

  临危受命,长安区“火线“上马新书记

\

     
    接受采访中的西安市长安区区委书记 王青峰
 

  本网讯:(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记者朱清平)2018年7月30日,由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亲临督办的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在西安召开。徐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他铁青着脸指出:“要深刻认识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问题反映的是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指示不坚决、不扎实、不到位的严重问题。”
 

  这种高压层层传导,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整个西安市都动了起来,57个清查小组快速到位。
 

  8月9日,为全面压实责任,文质彬彬的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以“擂台赛”的方式开启了秦岭保卫战的帷幕。
 

  首先上台的便是长安区委书记王青峰。他表态说:“长安区将以铁的决心,组建铁的队伍,采取铁的措施,从内部抓起,凝聚全区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彻底整治秦岭北麓违建问题。”
 

  王青峰的出现,超出了陕西整个官场的意外。他可是在“擂台赛”的先一天临危受命,“火线”中取代了仅仅任期不到四个月的前任书记王强。而他此前的工作地并不在西安市,而是在渭南市的大荔县任县委书记。
 

  资料显示,这种临危受命的角色在他曾经还出演过一次。
 

  2011年2月,王青峰出任潼关县委副书记、潼关县人民政府县长。几个月后展开的“潼关开展矿业安全百日整治活动”,直击非法矿业生产这个“毒瘤”。他治违从“治人”入手,快速实现了“山上封洞,山口设卡,山下拆碾”。共封堵坑口541个,其中废弃坑口495个、非法坑口33个、合法但复产无望坑口13个;拆除工棚234间,遣散非法务工人员1400人,没收非法矿石800余吨;拆除“三小”提金处1508(处),其中混汞碾1245台、氰化池114个、小浮选75台、非法堆浸58处、取缔非法选厂16家。省督查组定义为:“决心大、措施硬、效果明。”

 

  事实证明,长安区在王的坐镇指挥下,整治秦岭北麓违建攻坚战同样迅速取得了实效。
 

  数据显示,全区共抽调了2000多名干部,成立了44个工作专班,深入沿山9个街道74个村,夜以继日,奋战100多天,平稳拆除群贤别业、国岭等15个问题项目别墅293栋371套,全区累计拆除秦岭违建735宗81.9万平方米,收回国有土地4510.9亩,退还集体土地1315.5亩,复绿1780亩,建成了以“秦岭和谐森林公园”为代表的一批生态公园,实现了还山以绿、还绿于民的目标。
 

  2018年,陕西政坛动荡,表现在西安市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大事多、难事多、急事多。
 

  11月16日晚,国家生态环境部网站公布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的长安区皂河黑臭水体问题浮出水面。通报说,“西安市在未完成皂河上游截污工程的情况下,于2016至2017年间通过给1.21公里黑臭河道加盖的方式掩饰问题,把“看不见”作为整改措施,存在假装整改的问题。”
 

  西安市再次打响皂河黑臭水体整治攻坚战。
 

  早已疲惫不堪的王青峰带领长安区迅速唱响了通过规划蓝图看皂河、市民代表看皂河、新闻媒体看皂河、跟着河长看皂河、人大代表看皂河、政协委员看皂河、网络大咖看皂河、镜头带你看皂河等8大系列主题宣传活动,发动社会各界了解整治工作进展情况。
 

  按照“截污纳管、源头治理、景观提升”的治理思路,长安区以治理为带动,同时启动了水环境治理工作。12月10日,上游河道清理工程已于完成,累计清淤2,390立方米、清理杂草28,600平米,栽植杨树等2,000余棵。城区截污工程加速推进,主管道累计顶进1,844.5米,完成主管道的26%。下游1.2公里清淤工程全面完工,中游4.4公里城区段截污工程累计完成主管道3,745米,上游3.1公里河道初步整治到位,皂河沿线64个市政排污口排查整治完成,基本消除黑臭水体并通过省上验收,群众满意度达到94.2%。皂河公园建成开放。市第九污水处理厂一二三期提标改造与四期新建工程可研报告编制完成。潏河沿线10个农村污水处理站建成投用,22个排污口整治到位。浐河长安段防洪综合治理有序推进,治水工作取得实效。
 

  拆除违法,还长安一个公平和一团正气

\

 

  秦腔现代剧《柳青》的时代魅力,体现在其放射出的精神光芒。4月10日上午,长安区委书记王青峰送给记者的见面礼是两本书与一盘DVD。书是《创业史》与《柳青传》,光碟是荣获第八届陕西省艺术节“文华剧目奖”的大型秦腔现代剧《柳青》。
 

  这位个子不高,前庭饱满明亮的中年汉子,浑身上下所透出的黄土高坡那难以抹去的泥土气息,和那张尽显疲惫的脸色以及从容缓慢的关中方言,让记者倍感亲切。
 

  没有任何铺垫,王青峰便毫不避违地告诉记者:“长安区大病初愈,关键时期,非常需要媒体的支持、理解与帮助。”
 

  他说,长安这个地方很特殊,南依秦岭,从西和南两个方向环拥西安市区,在中国的历史的长河中,曾经很辉煌。这里曾是周秦汉唐等十三个王朝的京畿之地,境内有丰镐遗址、阿房宫等十大遗址、有翠华山、五台山、等八座名山,有兴教寺、华严寺等四十二座寺院,佛教十大宗派的法相宗、净土宗、华严宗、律宗的发祥地均在长安。2002年撤县设立区后,开始有了大的发展。
 

  他叹息道,但这种发展,不是全面、持续、科学和谐调的发展。尽管我们区在去年11月,入选2018年全国工业百强区榜单,排名第74位。但长期以来沉寂的许多遗留问题与负面因素还在不断地暴露出来,给陕西,给西安带来了许多负面的影响。不论是哪一级违规造成的,我们都难以逃脱监管责任。
 

  2018年7月以来,“秦岭违建别墅拆除”备受社会关注。我们坚持两手抓的工作思路:一手抓拆除违房;一手抓发展机遇。从我到任以来,拆除工作一天都没有停止过。在秦岭北麓发现问题的55个大的项目当中,我们涉及的就将近40个。
 

  2014年,在习总书记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后,陕西上报的202栋违建别墅中,整改不彻底的问题大部分在长安区。
 

  这一次,我们在省市领导的领导下,昼夜兼程,用3个月的时间,彻底解决了202的遗留问题,高标准地把重新发现问题大项目给予了拆除。总拆除建筑面积达到82万平方米,占全市总数的80%,收回土地4000多亩,平稳、和谐地打赢了这场保卫战。最大限度地缓解了省、市两级的政治压力。这些收回的土地,一部分返还村集体,一部分建成了公园。现在环山公路旁的三个大型公园已成了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随后,全区没有松所,乘势而上,迅速完成了8个城中村的拆迁工作。并将随之暴露出来的大棚房问题彻底给予了解决。
 

  这个问题相当严重。长安区离西安近,离城区近,与高新区紧临,乡村的土地资源就显得格外吃香。一些有资本的,包括一些有黑道势力的,都把目光聚焦到这里。有的以搞设施农业的名义,有的以项目流转的方式,从农民手中抢到土地后,水泥一硬化,钢构楼一盖,就变成了小加工厂、小仓库,对外进行出租。在政府拆迁赔偿中,这伙人就成了工作的难点,收到钱后,在别的地方再圈地。问题最突出的郭杜镇,成片大到一千到两千亩的耕地全变成了加工厂。
 

  这必须下硬茬,一手抓拆除,一手抓打击。大面积的违法建设,肯定会伴生着交易的存在。对七个典型的大棚房问题,刑拘了6人,其中就有我们区法院的一位干部。同时,由纪委牵头,对违法重点的11个村历年来的帐目进行彻底查处,到目前已处理拘留了3个村主任,对四个街道办国土所所长进行调查后,停职了两位所长。这样以来,大棚房问题彻底打开了局面。到目前为止,已经拆除了339宗,面积高达247万平方米,三倍于秦岭违建面积。
 

  提前一个月完成了市委下达的任务。昨天,国家检查验收大棚房拆除工作组已进入我区。这一次,省上仅推荐了两个地方,一个是长安区,一个是渭南市的蒲城县。
 

  一开始,大家都感觉拆除大的设施农业项目有些于心不忍,很多项目资金的回报就成了泡影。其中有一处叫耀辉养殖园,一个10,000多平方米的大棚里仅仅养了4匹马,1,000多平方米的砖混棚内仅有少量的鸡。如果让这种情况继续漫延下去,这不仅仅是国家耕地红线的问题,更重要的还有社会公平和正气的问题,所以我们下手很硬,彻底把这问题给解决了。
 

  目前,我们开始向农家乐进军。从秦岭开始,向平原地区铺开。通过一年时间,我们的目标,是将长安大地上的违法建设全部给他拆除干净。
 

  虽然拆除的阻力很大,难度很大,但是我觉得,违法的毕竟是少数人,都是有权有势,都是有黑恶势力的人,这样拆下去,一定会给长安一个更好的人文环境。
 

  启动“三园”建设,重振长安雄风

\

 

  位于西安市长安区常宁新城内潏河湿地公园王青峰告诉记者,在拆迁的同时,我们一刻也没有停下重振长安雄风的脚步。
 

  他说,去年到任后,因为秦岭问题,我们被抓走了那么多的干部。在震惊的同时,顿感压力山大。
 

  为此,我连续召开了四次千人大会。目标只有一个,给大家灌输一个思想观念:不管是拆除还是整顿,目的就是为了长安区的下一步的发展,为了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我们搞了很多的务虚会,结合“大西安”的发展形势,对长安面临的问题重新认识,对资源进行重新把控,重新定位长安的发展目标和路径。
 

  在去年冬天,完成了三年建设振兴长安的总的思路。就是立足本职,立足目前的资源禀赋,走特色发展的路子,把大学城建成创新创业乐园,把城市建成宜居宜业公园,把乡村建成和谐美丽花园,努力叫响做靓“千年古都,美好长安”品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助力西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创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
 

  我们这一目标确立以后,紧锣密鼓地邀请同济大学了对大学城和公园城市进行规划设计,邀请北京土人公司做了花园乡村的规划。同时启动了滋生这三大规划的一些工程建设,如造河复兴工程,民俗康养工程等项目。
 

  到2018年底,已全面完成清洁乡村建设。并计划从2019年至2021年底,每个街道每年度至少创建4个美丽乡村、1个花园乡村;到2021年底新创建5A景区1个、4A景区10个、3A景区村庄50个,城镇景区化达10个。成功创建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国际康养示范区、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区。
 

  你在采访中会看到,整个长安区,一边在轰轰烈烈的拆除,一边在轰轰烈烈地建设。
 

  目前,大学城这一方面大家都比较关注,有很大一部分与长安城区存在重叠。这是当年在规划不到位的情况下匆匆上马的恶果,学校周边方方面面的配套设施都不齐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从设施配套与校内融合入手。
 

  我们面对这么多的高校,这么多的人才,这么多的科研成果,简直成了端着金碗讨饭吃。
 

  为把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从今年开始,我们开始打造四个主题街区。其中在陕西师大、邮电大学与政法大学中间的打造一条创新、创意街区,同时建设大学生综合技能培训中心与梦想小镇建设。从昨天开始,中工集团已开始对创意街区项目进行考察。
 

  在交通上,争取在年底前解决出租车、公交车不同城的问题,并紧急呼吁地铁七号、十五号线,云轨路径事项。
 

  许多人抱怨建在长安区的37所高校占据了那么多的土地,对长安的贡献不相衬。我告诉他们,主要问题在政府,没有给高校产生奉献的条件。所以,在大学城的规划中,在硬件努力的同时,我们也着手解决软件的问题。
 

  明天下午,我将亲自主持召开第二次校际融合座谈会。目前,全区各部门都在解决灯下黑问题,目前已经梳理出来一百多条问题。我们同时也要求各高校也拿出更多的意见给我们。我们为此,准备成立交通联盟、平安校区联盟、妇女联盟、青年联盟等八个校际联盟。这些全部由区上牵头,各高校领导参与,实行月例会制度。
 

  在我们内部,要求实行每周“三进城”。即,领导干部每周进一次省厅和部局,每周进一次高校,每周进一次对口单位。目的是解决长安区的一个通病,就是小日子过的本来挺好,不愿意求人的保守作风。全区去年财政收入二十多个亿,加上土地基金收入三、四十个亿,每年又有很多大的项目,他们就愿意过这种万事不求人的平稳日子。因此,这种风气必须改变。
 

  我们这次去大学去,高校都很感动。
 

  王青峰取出手机让记者看他的手机短信。他说,上星期四一大早,他们去了财经大学,财大提了六个问题,下午就有两个问题得到解决。杨涛书记下午就给我发了这么一条短信: “王书记好,今天下午学校门口的限速标识已经全部安装到位,谢谢!为长安速度点赞。”
 

  9号晚上,学前师范学院党委书记付建成发短信说:“王书记您好,前段时间您带队来我校考察,提出要解决我校遇到的问题,我校师生甚为感动。随后区相关部门积极对接我校,根据您所提出的要求,目前工作推进顺利,我校已向省教育厅做了汇报,厅领导对此高度重视,特向您报告致谢。”
 

  王说,我们每到一所高校,包括书记校长,对区委、区政府领导能坐下来商量解决遇到的大大小小问题,很让他们感动。都从心灵深处产生出了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强烈愿望。
 

  为此,我们今年还策划了十个国际国内体育赛事,七场大型的音乐节,都在大学城里进行。前段时间,搞了一次朝青联合会,5月4号,要进行大学城国际马拉松赛,6月份还有国际棒球锦标赛。通过这些活动,促进大学城的真正融合。

\

 

  西安市长安区区委书记王青峰对规划蓝图充满喜悦
 

  在补短板方面,建设美丽长安不仅仅是为了长安百姓,更是为了北面相连的西安城、东边的航天城和西边的高新区。我们的目标则是要打造现代服务业之城。
 

  长安大学城在长安,长安的基础教育没有理由不走在前边。我们同时规划了九所学校的建设,解决孩子们上学难的问题。同时,启动了两所大型医院的建设,第一个是投资28亿的长宁国际医学中心,在这里将有望突破对癌症研究,另一个是投资25亿的长安国际中医医院,让长安真正成为西安南路的康养地区。
 

  在城区做了三大工程,一个是皂河复兴工程。这条被批为“臭河”当年在城区部分全部被埋入地下。今年,我们已投入了20个亿,全面动工,力争在年底前让它彻底变成城中的一条景观河。第二条是潏河,从城的东南部进城,以弓型向北到香积寺门口与滈河相交,在城区流程十公里,我们安排建设七个公园,占地达3万平方,建设成为全西安最长最大的生态走廊,明年年底前建成。第三大工程是在上述基础上,再建19个公园,其中城区占16个,使城区公园总数达到26个。
 

  这样一来,长安城区,就真正成了山水相依,宜居宜业的公园了。
 

  在花园乡村建设中,国家没有标准,我们自己搞。我们有清洁标准,彻底解决门前厕所、门前堆有拆迁旧砖的问题,后年年底建成十个3A景区村庄。让长安的田野,成为西安的后花园。
 

  “三园”中间不是孤立的,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和拉动。为了从形式上更加融合,今年又紧锣密鼓地起动了另一个大的工程,各类道路的硬化工程,总里程长达630公里。由上海设计院设计规划,充分挖掘所在地的文化遗产,实现文化、亮化全覆盖。达到国际标准,在一到四类都带有服务区。在沿山公路,充分利用小广场建设十个服务区,每区都有小型的博物馆。在每一条道路都带安全警示标识与太阳能路灯,实现标准化与智慧化,给路人出行提供各种服务显示。另外,将投资30多个亿,按标段将所有道路绿化扮装起来。这些已引起省、市交通厅、局的高度关注与支持,他们将帮助我们打造中国五位一体的交通模式。
 

  大痛之后的秦岭,如何保护是关键

\

 

  一贯低调的长安区区委书记王青峰认真倾听市民声音王青峰告诉记者,目前人们还在关注秦岭。
 

  他说,我们要以改革的精神管秦岭,以绣花的功夫管秦岭。
 

  过去,是谁想去谁就去,谁有钱,就可以找关系,批点地,批个手续去建房建别墅。买不起房的人可以随便进入租房,居士可以划地为庙。由于市民的素质跟不上,我们的管理跟不上,有的人进去玩完以后,留下漫山遍野的垃圾。
 

  有位朋友告诉我,他前几天见一位驴友从山中出来,背包中装了只野鸡,那鸡还在动。他非常生气,问题从哪儿弄的,对方说是从子午岭搞的。他批评说,你去玩了以后,居然还把秦岭的主人给弄了出来,太过分了。
 

  不能说,我们拆了上千栋别墅就算把秦岭给保护了。山里的家乐怎么办,游人怎么管理,这么下去,再过二十年,也达不到总书记要求保护秦岭的目标。如何能把秦岭真正管好,真正把秦岭变成金山银山,让秦岭附近的老百姓能跟着沾点光,我们正在请设计单位正在规划,打造秦岭国家中央公园与长安核心区。
 

  计划把长安13个大的峪道,17个小的峪道,全部打造成一个大的4A级景区。第一步先限行机动车,游客全部坐电瓶车入山,所有进入者都得佩戴监控手环。
 

  建成景区后,我们会将山中所有的老百姓全部迁出。百姓们可以到农家乐中去打工,村上参与分红。
 

  从今年6月起,我们计划先在13个大的峪口设立秦岭生态保护站,每个站都配套一个大的停车场,出来时,人人接受检查,把智能化的所有手段都用上。
 

  我们一边拆除,一边在拿方案。目前已经对东边的大峪口所有没有手续的违法农家乐进行拆除,违法户数超过280家。在西边的风峪口里,目前沿河道两旁还居住有3000多户人家,生活污水在门口挖个坑就渗下去了,最后全部进了河道。我们的要求是全部向山外迁出,有劳动能力者可以再进入打工。
 

  对秦岭这一块,一直是各路记者关注的地方。对我来说,有没有能力把这一方发展好是另一码事。但最起码得给人看好这个门,让秦岭在咱手里留不下任何后遗症,绝不能欠子孙后代的帐。
 

  柳青精神,早已在长安区根深蒂固

\

 

  柳青(1916-1978)本名刘蕴华,字东园,笔名柳青,陕西吴堡寺沟村人。1952年8月,任长安县县委副书记;1953年3月,辞去长安县委副书记,保留常委职务,开始定居皇甫村,住在一个破庙里,专门从事长篇小说《创业史》等文学作品的创作。逝世后骨灰分放在北京八宝山公墓和长安区皇甫村神禾原墓地。王青峰指着那几样送给记者的礼物说,我们在上中学时就学习过柳青的《梁生宝买稻种》,神一样的人物就一直扎根在我心中。半年前,我却鬼使神差般地来到柳青战斗过的地方来任职。
 

  王青峰思考一些重大问题时,偶而会会去坐落在神禾原上皇甫村。村子东头路边的就是柳青的墓园,苍柏青砖、整洁宁静、庄重肃穆。在那里,南眺秦岭横亘连绵、青翠苍茫,塬下蛤蟆滩绿意浓浓、生机勃勃,静静的滈河水缓缓向西流去。
 

  “要想写作,就先生活。要想塑造英雄,就先塑造自己。”
 

  王青峰说,我非常喜欢柳青的这句话。他说,柳青在辞去县委副书记只保留常委一职后,为了不打扰老乡,又能长久生活,便选择了皇甫村半坡上那座被乡里人称为“中宫寺”的破庙。在崖下打了一孔窑洞,一张方桌,一把条凳,《创业史》就是在那孔窑洞中搞出来的。在漫长的14年里,他为“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树立了一个作家所能达到的标高极限,这是今天许多人所难以企及的高度。
 

  夜深人静时,重温《创业史》,依然能感觉到柳青依然璀璨的时代光芒。柳青去世40年了,他像一颗生命力极强的种子,在关中平原深深扎下自己的生命,勃发出硕大的荫盖,狂风暴雨可以折断他的枝叶,却撼不动、摇不倒他入土极深的躯干和根系。
 

  什么是柳青精神?有定义说:柳青精神与雷锋精神、铁人精神、焦裕禄精神一样,都是在各自领域全心全意为民立命的百姓情怀,它们都产生于特定的历史年代,但又超越了具体时代,而凝聚为一种精神。
 

  如果说长安过去出了这么多问题,是城市急速扩张的种种表象的结果,但核心还是人出了问题。为此,我们在一手抓硬件的同时,一手着力抓人力资源的发展。
 

  长安区只所以会出现秦岭之乱,之所以会出现大棚房,还是物质的发展与人的发展没有相互协调的问题,是人的管理没有跟上来。
 

  所以,从去年开始,省上搞的“讲、转、改”,我们做了一个深化,搞了“改作风,学柳青;换脑子,学柳青”活动。这种思路还是从走访一所产生的。
 

  上面让你看了那两个短信。其中之一,是书记和校长与我们座谈。校长说,我们面临一些具体问题,请地方上给我们解决一下。学校周边的车速太快了,不安全,能不能装红绿灯?我们交警队的干部回答说,那不能装,不是想装就能装的。校长说,那能不能给装上减速带?回答说,那也不能装,装上也不安全。校长说,那你看,去年我们的一个研究生在门口让车给撞了。我们的人居然回答说,那你应该对你们的研究生进行安全教育。
 

  我坐在那里,一直在隐忍,最后还是拍了桌子。我认为,他这种说法就是习惯思维的结果,这种思维太可怕了。包括对秦岭的管理也是习惯思维,如果说十年前,按照我们现在这种方法去管理,到现在什么事都不会有的。他不是管不好,而是习惯思维、经验思维。
 

  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就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换脑子活动。到现在看,成果丰硕。干部的精气神都表现的很好,都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作用。老百姓都说,我们的“三园”建设有了出路,未来日子有了盼头。

  因为学柳青,我们搞了一大批的改革。
 

  一个是从体制上讲,上级要相信下级。我作为区委领导,我就要相信我的街道领导和部门,我工作必须要充分依靠这些干部。
 

  过去,我们把全区上千名科级干部都由区委组织部来管理,结果是影响了绝大部分干部的进步。我们这一次,便把这些干部的管理权全部下放街道办和各部门,谁能当副科长,人家一考察就行啦,直接任命就到头了。
 

  然后,在干部的初始提名权上,进行了大力度的进行了改革,权利全部下放。什么人可以上,他们自己选,然后报给主管领导,再报组织部,在全区进行微调,然后任免。组织上就是过程序,搞好把关就行了。
 

  这样一来,我们现在就形成了从每一个机关干部到正处级干部,你想进步,不是区委说了算,而是你所在单位的副科长、科长、主任、副主任、局长说了算。
 

  从去年11月起,我们相继调整了7批干部,大概在四、五百人,到目前,各部局和所有的街办,大部分岗位都是新人。全区上下干部队伍蓬勃向上。可以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他有意见。
 

  最近,我们对农村干部也将进行改革。对于我们的乡村干部,总书记特别强调,“乡村振兴,最根本的是人的问题。”要积极解决有人想要干事的问题。
 

  现在,国家的政策和资金都在向农村倾斜。我们一些乡村干部,如打墙板一样,你上我下,我下你上。又没有多少文化,还在延续着封建时代乡村治理的那种模式和遗毒,这种管理体制肯定解决不了问题。
 

  我们最近正在拿方案,计划在明年春季换届的时候,把所有的书记和主任一次性全部退出去,超过45岁,不是大专院校毕业生,全部退下。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吸引各个村近十年来毕业的大学生,回来当村干部,当村里的广播员兼任副书记、副主任。工资待遇和我们的公务员一样,明年换界时选拔优秀人才直接进入书记、村长岗位。干上几年以后,我们照样提拔他。
 

  我们新的干部作用条例已经出来了。中心是要解放思想,可以从场矿企业提拔干部,为什么不能从农村中提拔?身份是农民,职务我把你当干部使用,完全可以。最近,我就准备选用两三个村党支部书记,提拔成街道党支部副书记。
 

  人数不够,我们也可以从街道、部门中下派干部。要把村子当成社区和单位进行管理。从而实现村级、社级干部职业化、知识化、年轻化。
 

  我曾经问过几们街道办的党委书记,如果把村书记全部换成四十岁以下的,可能他们没有工作经验,你们感觉会不会乱?他们说,乱不了,不是还有我们嘛!
 

  不改革肯定不行,我就想在全国先点这一把火。
 

  财政拿出一部分钱,把这些人供养起来,变成我们的土编制,只是区内可以调动,区外调不成而已。你干出了成绩,老百姓会看在眼里,你该涨工资我给你涨,你该提拔时我给你提。我们打算用这种办法,把基层方方面面的积极性都充分调动起来。
 

  结束采访时,王青峰握着记者的手说,有句话这么讲,“只有落后的领导,没有落后的干部。”你看我们长安区,从去年秦岭事件以来,班子人员尽管配备不齐,加之又处理了很多干部,但我们还是一场硬仗接一场硬仗地打。我感觉,只要柳青精神不倒,总有那么一天,长安区的老百姓心中会真正满意,这一方水土一定可以真正实现了长久平安的。
 

  王青峰说,那种一直沉甸甸地压在我身上的使命感,终会让我放松身心地去感受美好生活的。(陕西发展观察)

(责任编辑:薛栓民)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联系我们 | 在线排版

版权所有:陕西发展观察网
地址:陕西省人民政府新城大院33号楼B111室 邮政编码:710003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陕ICP备17000538号;经营许可证号:9161000067512962X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1010202000102 客服电话:029-872910000 电子邮箱:sxfzgcw@126.com
信息支持:陕西发展观察传媒交流编委会 经费支持:陕西发展观察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