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本土大型权威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陕西特产 > 正文

去流浪,去换成长——三生三世,片片茯茶入水流

作者:梁芝芳   来源:当代陕西   日期:2019-01-03 11:49:24
导读:如秦砖般厚重的茯砖茶,紧结、平整、四角饱满。正如秦人的性情:敦厚、朴实、坚守传统。
7

  “自古岭北不植茶,唯有泾阳出砖茶。”沟壑纵横、峁塬错落,黄土深厚在200米以上的泾阳,不产茶却因茶出名。
 

  600多年前,一块茯砖茶,源起泾阳,溯泾河北上西行,历经万里征途到达罗马,雄霸茶马互市。这块茶,曾经成就了“骏马快刀英雄胆,干肉水囊老羊皮”的陕商“华夏第一商邦”地位,书写了明清西部经济发展史上的财富神话。
 

  驼铃声声,穿越600年醇厚绵长的茶香。泾阳茯茶搭乘中欧班列,沿“一带一路”再次出海,远销欧亚、走向全球;产业链延伸到食品、医药、保健、化工等领域,建立了产业集群;还作为国礼接待了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夫妇。2017年行业产量近2万吨,年产值约15亿元。
 

  前世:“宁可一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
 

  136峰骆驼、8架木轮马车,一支百余人的仿古商队,满载着茯茶从泾阳出发,沿古丝绸之路行进,途经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的5个省(区)会城市和16个地级城市,最终到达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陕西村。这一趟,横跨中、哈两国,历时一年多,行程15000余公里。骆驼和马车的数字,1368,正是茯砖茶诞生之年。
 

  这一年,是2014年,时隔泾阳茯茶第一次踏上丝绸之路,已过去了600余年。
 

  泾阳“政繁而道冲”,水陆交通发达,“泾河之水熟泡皮张,焙炒湖茶味色别致”。史料记载:泾阳成为南茶西运的集散地和中转站,始于汉,闻于唐,兴于宋,盛于明清。
 

  “泾阳是南茶北上必经之地,茶到泾阳后必须转水路为陆路,为方便运输,就得另行加工,压缩体积,这才有了茯茶。”茯砖茶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贾根社装了一肚子茯茶故事,娓娓向记者讲来。
 

  “茯茶名字的由来也很有意思,一种说法是因为发花在伏天,所以叫伏茶,后来发现其有茯苓草药的香味,又称之为‘茯茶’。”贾根社说,茯茶属黑茶,数百年来与粮、奶、肉一起,成为西北地区少数民族生活的必需品。至今边疆地区还有“一日无茶则滞,三日无茶则痛”“宁可一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的说法。
 

  明嘉靖《陕西通志》记载:“睦邻不以金樽,控驭不以师旅,以市微物,寄疆场之大权,惟其茶乎?”茯茶不仅拥有巨大的商品价值,更是成为国家维护边疆稳定的重要战略物资,受到官府严格把控,俗称“以茶治边”。
 

  “清雍正年间,泾邑系商贾辐辏之区。”《泾阳县志》载,在泾阳境域商号131家,其中经营茯砖茶的就有86家,每年产茯茶约34000吨。当时泾阳茯砖茶除销往西域各地外,更远销至俄国、西番、波斯等40余个国家。
 

  清道光年间,卢坤《秦疆治略》记载:“泾阳县官茶进关,运至茶店,另行检做,转运西行,检茶之人,亦有万余。”其盛况可见一斑。“如今,泾阳县城还保留了一些老地名,如骆驼巷、四茗楼、麻布巷、马庙巷等。”说起当年茶马贸易重镇的盛景,贾根社不胜感慨。
 

  新中国成立之初,泾阳县成立了人民茯茶厂,生产“红星”标记的茯砖茶,享誉西北。1958年,缘于“陕西加工茯砖茶,存在原料二次运输,不符合多快好省原则”,国家调整茶业政策,泾阳的茯砖茶厂全部关闭,搬迁至湖南。
 

  由此,秦人创制、曾经雄霸茶马互市的秦砖茯茶在陕西悄然落幕。一消失,就是半个世纪。

8

  复活:古法制茶“重现江湖”
 

  “底呀棍,磨——到,喔;边呀棍,打——好,喔;一棍连一棍,用心捶呀,喔……”喊着嘹亮的“筑茶号子”,两位筑茶师傅在“梆子”(茯砖茶用的模具)两边相对而立,一个用簸箕将冒着热气的茶叶灌进模具中的封装口袋里;另一个用枣木茶杵一下一下筑实茶叶,边灌边筑,配合默契。
 

  检茶、剁茶、过箩、备水、熬釉、打吊、炒茶、灌封、锤茶、发花、绑封、干燥、陈化……经过近30道工序,一块茯砖茶就筑成了。
 

  2011年,这一套繁复的茯砖茶加工工艺被列入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填补了我省非遗名录中“茶叶制作技艺”项目的空白。
 

  复活泾阳茯茶,让古法制茶工艺“重现江湖”的,是8位老人,泾阳人尊称他们为“县前八老”。77岁的李巧云是八老之一。
 

  李巧云,百年茶庄“裕兴重”的第五代传人。这个创建于明末清初的茶庄,最鼎盛时曾居近百家泾阳茯砖茶庄之首。2015年,一块距今百年有余的清代老茶“官商裕兴重砖茶”经过多轮竞价,在广州拍出105万元的“天价”,曾轰动一时。李巧云就是民国时期的裕兴重茶庄理事长邓鉴堂的孙媳。
 

  “陕西茶人始终念念不忘,要让茯茶重回故里。”李巧云明白,传统技艺是文化,更是血脉与乡愁。
 

  1981年泾阳县试图恢复茯砖茶生产,成立机构,利用县拖拉机修造厂场地开展试制生产。最终因缺乏资金,加上管理不善而倒闭。
 

  2008年,陕西省委、省政府出台《陕茶复兴计划》,大力扶持茶产业。当时的省供销社主任李三原策划抢救茯茶加工工艺,寻访老茶工展开挖掘工作。
 

  就这样,李巧云、朱全胜、赵世民、刘百顺、张云涛、胡冬至、李满洋和田生林“八老”被请“出山”。八老中,年纪最大的田生林老人当时已年近九十,最小的也有60余岁,年纪加起来几乎跟泾阳茯茶的历史一般长。
 

  李巧云贡献出祖上传下来的茶方,又在邓家老宅中找到了一套老茶梆,8位老人每人拿出13000元,打发人到湖南进了2卡车黑毛茶作原料,开始做茶。他们十下湖南,测试水质、恢复模具,计算密实度数据、整理记录资料,反复试制、多方品鉴。直至2009年6月,终于攻克了“发花”难关,成功恢复古法制茶工艺。
 

  “制茶一定要凭良心,从原料到工艺,一点都不能糊弄。”在李巧云看来,筑茶如同做人,容不得半点掺假和急功近利。“过箩时要筛掉碎茶及茶末,只选取5—7厘米的茶叶;炒茶前需加入秘制的釉水,熬茶釉时取适量老茶釉做酵母,熬制后按一定比例兑入新釉;堆封时则需要用铁钎在茶封戳几个深约1/2茶封长度的孔,以便茶叶中多余的水分挥发。”
 

  老人大方分享她的秘方:“所有工序中,炒茶、筑茶和发花尤为关键。就说炒茶,先舀入一瓢兑好的茶釉,待茶釉充分浸润热锅,再用小簸箕将称好的5斤茶叶倒进炒锅,加一瓢茶釉,双手分拿两根苹果树木棍或桑树木棍快速翻炒,先从两边到中心,再由下到上,将茶和茶釉充分拌匀,炒好的茶叶趁热封装、称重。”
 

  “看似只是重复体力劳动的捶茶,其实力度、节奏都有讲究。通常一块茯茶需要重筑100至120下、轻筑50至80下。”李巧云解释,这是为“发花”做准备——砖体松紧适度,便于微生物的繁殖活动。
 

  “‘金花’颗粒的色泽、密度、饱满度是评判茯茶品质优劣的重要指标。”李巧云打小就知道,筑制茯茶,“发花”是核心技术:茶封阴晾至七八成后,将茶封在木楼上按顺序堆垛,加棕片覆盖,使其自然发酵,待封皮纸出现俗称“菜籽花”的黄点后,再打开堆垛分晾。“在温度和湿度适宜的环境下,20天左右就会出花。”
 

  泾阳茯砖茶,最常见的规格是6斤4两,如秦砖般厚重。茶砖紧结、平整、四角饱满、薄厚大小一致,茶叶呈黑褐色,密度均匀、无霉变。打开砖体,“金花”茂盛,分布均匀,菌香四溢。
 

  正如秦人的性情:敦厚、朴实、坚守传统。古时泾阳茶人有口诀:“非泾水不渥;非伏天不作;非金花不成;非泾阳不宗。”后演化为“三不离”之说——传统的茯砖茶制作,离不开泾阳的气候,离不开泾阳的水质,离不开泾阳人的手艺。也就是说,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这是泾阳茶工花了数百年摸索出的经验,先辈茶人们世代相传,最终成了一种文化坚守。
 

  “做茯茶必得用泾阳地下水,取一定比例的生水,头天下午倒进埋入地下的缸内,另取一定比例烧开的熟水,兑入缸内,捂盖12小时待用。”在李巧云的记忆里,制茶之前打井取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仪式。
 

  李巧云的一套清代老茶梆,有人出价15万元,她一口回绝。在她看来,这些老物件承载着上百年的茯茶文化,“无论如何都不能卖”。
 

  坚守传统和本心,也是贾根社做茶的“秘籍”:老茶作引、天然发酵、木仓陈化。他坚持让茶叶自然发酵——把被灌封好的新茶和作为“酵头”的老茶放在一起,等待时间的酝酿。“一年之后,开封醒茶,邀请茶友们品茶。但凡有一个人说这个茶还欠点什么,就把茶再放一年。如果还不行,就继续放,直到所有人都说‘可以了’之后,这批茶才能包装、上市。”贾根社说,从原料变成贴着贾家招牌的成品茶,至少要经过3年时间。
 

  贾根社卖得最好的两款茶,分别取名“实事求是”“真味传承”。

9
 

  新生:古老技艺的“硬科技”革命
 

  “暑气熏泾阳,伏日筑茶忙。坊间压砖石,城外十里香。”清代举人邢祥这首《伏日》,描绘的是泾阳伏天制茶的场景。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副会长、泾渭茯茶董事长纪晓明告诉记者,古时的制茶期,仅在伏日前后的100天左右,炒茶的火候、筑茶的松紧、发花的温度,全凭茶工的经验。
 

  如今,现代化的科学技术和检测手段,让制茶不再依赖天时,整个过程均可实现精准调控。高标准、清洁化的紧压茶生产线大大节省了人力、提高了品质;温湿可控的微生物发花车间实现了一年四季制茶不断,破解了发花结果不稳定的难题。此外,精密仪器通过对金花品质、微生物、重金属、农药残留等的检测保证了茶叶品质。
 

  “我们传承古老制茶技艺,但绝不意味着,在生产方式上拒绝现代技术。而是既要继承传统的品质特色,又能满足现代人的产品需求。”纪晓明用了一个词“硬科技”,“通过精准的生物控制技术,过程可以人为控制,结果实现科学监测,品质才能明明白白。”
 

  2010年,纪晓明创建陕西中茯茶叶研究所,与湖南农大、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等高校合作,研发茯茶新品。产品不断推陈出新:袋泡茯茶、速溶茯茶、“小金砖”等新产品,满足了人们方便冲泡的需求;中西合璧,与一家美国酿造公司联合研制的茯茶啤酒,在美国一上市即备受年轻人青睐。2016年,中茯茶叶研究所参与完成的科研项目荣获了国务院颁发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在传承中不断创新,泾阳茯茶在传统发花技艺的基础上,突破了散茶发花、表面发花等技术,金花开遍六大茶系。被国家质检总局认定为“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荣获米兰世博会“中国名茶金骆驼奖”;连续5年荣获杨凌农业高新科技成果博览会“后稷奖”。
 

  新的泾阳茯茶,在原料选择上更加考究。“原来茯茶都是用老叶子,现在我们用的是一芽三四叶,茶叶原料也来自湖南、云南、四川、陕南等茶园,主要是考虑到综合这些茶品性上的优势,例如陕南茶的富硒、富锌,云南的淡、香等,也从而规避了陕南茶易发涩的口感,取长补短,将四处茶园的茶运来后,集中进行拼配、加工,打造茯砖茶。”西咸新区茯茶镇茶叶有限公司生产技术部部长胡岳涛说。
 

  茯茶,一些老辈人也称其“福茶”。对双赵村518户村民而言,“福茶”之说名副其实。2015年,占地2200亩的茯茶小镇落户双赵村,集茯茶的生产加工、批发零售、技术研发、文化创意、休闲旅游于一镇。占地利之便,双赵村办起了百余家农家乐、几十家茶馆、十余家民俗客栈,几乎家家都经商、户户有产业,收入翻了好几番,原先外出务工的村民纷纷返乡创业。
 

  茯茶镇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军怀介绍,茯茶镇目前已聚集了40家生产厂商,将近100家的茶馆,现有10家企业具有出口许可证;2017年的出口额达到了2000万元。
 

  在这个泾河畔的特色小镇,“茯茶不仅是一种商品、一个品牌,更是一种文化、一份传承”。在茯茶手筑体验园,全透明的生产线完整展示了茯茶的生产工艺,游客可以参与体验茯砖茶的制作过程,根据自己的想法私人订制。此外,茯茶元素也已深深植入建筑风格、产品宣传设计及各类文化活动中。
 

  “要挖掘提升茯茶文化的内涵,把这些资源形成一个个非常精彩的故事,将来这方面的产值有可能会比茶叶本身还大得多。”省社科院文化所所长王长寿认为,“这也是对中国文化的一种传承。”
 

  在他看来,这种传承并非照本宣科原封不动的继承,而是在汲取内涵的基础上,注重与现代生活的接轨,实现坚守之外的重生与焕发。(陕西发展观察)

(责任编辑:郝祎)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联系我们 | 在线排版

版权所有:陕西发展观察网
地址:陕西省人民政府新城大院33号楼B111室 邮政编码:710003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陕ICP备17000538号;经营许可证号:9161000067512962X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1010202000102 客服电话:029-87298951 电子邮箱:sxfzgcw@126.com
信息支持:陕西发展观察传媒交流编委会 经费支持:陕西发展观察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