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本土大型权威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热议快讯 > 正文

宁波虎咬人事件: 人死了 虎亡了 怎么了?

作者:陕西发展观察网   来源:每日人物   日期:2017-02-01 11:05:16
导读:姜昆一语成谶。新年第二天,宁波市雅戈尔动物园,湖北人张某掉入虎口。通过数段视频,我们知道,这个不幸的人曾试图逃亡,终究无济于事。即便逃票入园,他也是一个同你我一样的生命,即使破坏了规则,也应该尊重他的尊严。

        原名:宁波:男子被虎咬后连踢虎头13脚 3次想站起未果

  即便逃票入园,他也是一个同你我一样的生命,即使破坏了规则,也应该尊重他的尊严。宁波被虎咬死男子家属:动物园有责任 管理存漏洞

  

\

 

  2017年1月29日,下午2点半左右,宁波雅戈尔动物园发生老虎咬人事件。图源/ 视觉中国
 

  在被老虎咬死之前,他是尝试过逃离虎口的。
 

  那只300多斤的东北虎,体长超过两米。它咬住他的后脖颈不松口。
 

  另两只老虎围绕在左右。其中一只凑上去,满脸是血的他看到了,用微不足道的力量,踢了虎头13脚。
 

  他3次用左手撑地,试图站起来。
 

  他很想活下去。
 

  一阵惊吓老虎的鞭炮声过后,老虎更紧地咬住他,激烈地甩动头部。他的身体在草地上摔打着,像是狂风中的稻草人。
 

  举着手机的围观人群,爆发出“啊”、“呀”的尖叫。
 

  他没有《虎口遐想》相声里姜昆的运气,姜昆被“四十多根连在一起的皮带拽了上来”。而被咬的他,很快就一动不动了。
 

  直到老虎被击毙,他才被解救出来,不过已经太晚了。这是2017年1月29日下午3点45分。距离他在虎园被老虎咬住脖子,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如果追溯到他作出逃票的决定,时间还要更久。在这数个小时的时间跨度里,他翻过两道3米高的围墙,钻过铁丝网,跳入虎区,一步步走入被老虎咬死的命运。
 

  生前,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个普通的宁波打工者;死后,他成为了人们或同情或指责的对象——“真可怜”、“活该”。
 

  而他被老虎咬住的时刻,则被一台台手机拍摄下来,录成片段,成为一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翻墙
 

  至少在大年初二下午的惨剧发生之前,宁波雅戈尔动物园里,还是一片欢闹的。
 

  

\

 

  动物园外几乎找不到停车的车位。刚过完鸡年的家长们,带着孩子们来动物园看动物。
 

  对这个号称国内“水域面积最大”的野生动物园来说,今年与往年略有不同。
 

  “2016是引进动物最多的一年,动物园出资近千万,引进了12种40多只珍稀动物。”1月初,动物园管理方如此宣传,并以此为卖点,在今年春节期间集中推出这些新动物,以吸引更多游客。
 

  死者一家也是被吸引到此的游客。
 

  在国内的诸多动物园之中,相比于北京动物园15元一张票价,宁波雅戈尔动物园130元的票价要高得多。它曾经历过多次涨价,3年里票价涨了50元。
 

  涨价遭到了当地人的反对,其中,逃票作为反对高票价的“手段”之一,悄然在民间推广流行。
 

  “翻墙进动物园的传统很早就有了。”宁波人高晓说。高晓今年32岁,从宁波雅戈尔动物园的前身“宁波东钱湖野生动物园”起,就开始翻墙进动物园了。
 

  “那是2001年前后,东钱湖野生动物园正门往北是一片果林,动物园外围有一圈铁丝网,在果林深处,很多铁丝网都被人扯开了口子,从口子里就能进去动物园。”高晓说。
 

  高晓当时从口子爬进去,再翻过一个土沟,就能到达当时动物园的食草动物区。
 

  2004年,宁波政府把该动物园委托雅戈尔集团独资运营,随后,动物园改名“雅戈尔”。
 

  即使是改名为“雅戈尔”之后,翻墙的行为依然屡禁不绝。
 

  奇怪的是,在老虎咬人的惨剧发生之前,“逃票”在一些人心中是一种颇为“英雄”的行为。宁波本地最大的社区BBS上,“玩在宁波”的版块里,不少人在成功逃票之后,还会发帖“庆祝”,甚至把拍下的照片展示在论坛里;还有人写出详细攻略,称“此攻略献给挑战恶势力的勇士。”
 

  这些人的理论是,“圈一块地,围几个栅栏,就收这么高的票价,凭什么?”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2017年1月29日的中午过后,他决定逃票了。跟他一起的有他的妻子,两个孩子,还有同行的李某夫妇。
 

  这个男人给自己的家庭选择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妻子和孩子买票,走大路进入动物园。自己和李某,则走小路,翻墙逃票进动物园。
 

  在不同的道路上,他最终没能和自己的妻儿会合。
 

  野性
 

  在雅戈尔集团花数亿元注资动物园之后,他们给动物园加入了更严密的防护措施。
 

  游人可见的是,狮虎区周围有高达3米的水泥围墙,围墙顶部的铁护栏朝内倾斜,防止老虎翻越逃出。而在这段围墙北侧,还有另一段动物园的外墙。
 

  而在虎园南侧,则是一条约10米宽的河流。对老虎来说,这几乎是全方位的隔绝,这也意味着,一旦有游人进入虎区,也极难逃离。
 

  

\

 

  虎区南面是一条约10米宽的河流
 

  对他来说,这是一段并不轻松的旅程。他需要翻越2道3米高的围墙,穿过中间的铁丝网,最后再翻过围墙上倾斜70度的铁栅栏,然后还得从相当于一层楼高的地方跳下去。
 

  在动物园提供的监控截图上,身穿蓝衣的他,双手按住铁栅栏,眼睛望着游人的方向,正准备翻越。

  

\

 

  逃票者在翻越3米高围墙
 

  他并不知道,自己翻下去之后,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在2015年的时候,雅戈尔动物园曾经苦恼于“园区老虎野性不足”,甚至专门制定计划,定期培养老虎们的野性。

  

\

 

  雅戈尔动物园在训练老虎的野性
 

  对动物园来说,老虎更具有野性,意味着更高的观赏价值。在最早的时候,园里的老虎们见到5米开外的羊之后,无动于衷,“仍然卧在一边晒太阳”。
 

  这让当时雅戈尔动物园的饲养者们颇为不满,“这些猛兽有不少是在动物园里繁殖出来的,大多野性渐失。”
 

  经过长期的“野性训练”,雅戈尔动物园里的老虎野性有了提高。
 

  而翻墙进入虎园的他,要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群老虎。
 

  目击者刘女士发现他的时候,在下午2点25分前后。
 

  “由于隔着一条河,老虎们距离我们最少有50米,我就看到老虎叼着个蓝色的人,那么远,我还以为是小孩子,我就喊,老虎吃小孩了!”
 

  “后来看的人多了,还有人拿望远镜看的,说不是小孩,是个大人,当时把我吓坏了。”刘女士说,距离太远,周围人也感到很无力,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不停的打报警电话、敲栏杆吓唬,要不就是去找动物园管理人员。
 

  网络上流传的老虎撕咬最激烈的3分钟,就发生在此时。他竭力求生着,最终失败了。鲜血染红了他的脸,流进了老虎的嘴里。
 

  “当时,园里另外3只老虎也靠近了过来,动物园的人也来了,他们朝里面扔鞭炮吓唬老虎。好多家长不忍心看,捂住自己小孩的眼睛跑走了。”刘女士说。
 

  视频里,动物园工作人员的鞭炮的确把另外3只老虎吓跑,但是那只咬人的老虎受到惊吓后,却撕咬得更厉害了。
 

  目睹了全程的刘女士很难过。
 

  “要是咬之前用鞭炮,把四只老虎都吓跑,他就能逃到河里,说不定就获救了。”
 

  死亡
 

  下午3点15分左右,宁波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接到命令赶到了雅戈尔动物园。
 

  刘女士和人群被疏散,动物园开始封园。
 

  也是在此时,微博上,新华网发布该事件第一条微博,“浙江发生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有围观者称被咬者为一游客,近距离逗老虎时被老虎咬入园内。”
 

  从这一刻起,人们的评论就观点鲜明分为了两派:一派是“挺虎派”,一派是“挺人派”。
 

  正在两派互相争执不下的时候,下午3点40分,对于仍然在他附近徘徊,不愿离去的老虎,特警队员决定击毙老虎。
 

  他们开始翻越3米高的虎园围墙——这一次是为了救人,“在鞭炮驱赶之后,3只老虎回到了笼子里,只剩下咬人的老虎还在外面走动。”
 

  《都市时报》报道,两名带着92式制式手枪和79式微型冲锋枪的特警队员,翻墙来到虎园内的房顶,并排站在凳子上。
 

  老虎的脑袋在瞄准器中,十米开外,一晃一晃。
 

  这只是超过300斤的雄性东北虎。两名队员同时开枪,虎头的眉心位置被击中了,“老虎一下子趴下了。头朝东,尾巴朝西,还在‘噗哧噗哧’喘气”。
 

  队员走上前,又朝老虎补了几枪。
 

  他终于被救下了,被紧急送进医院。此时是下午4点18分,距离他被老虎袭击,已经过去了约2个小时。
 

  老虎死了。他也死了。
 

  但这并不是结束。两种不同的死亡,更加激化了“挺虎派”和“挺人派”的对立。和菜头在公众号上发文《纪念一头老虎》。
 

  和菜头写,“即便一个人做出了愚蠢的事情,也由其他人买单,无需他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只存在所有人无边无际的义务,个人没有丝毫承担责任的觉悟。”
 

  他感叹,“我们总是能看到有人越过重重防护,进入到囚禁猛兽的的牢笼,在遭到攻击之后,野生动物要为别人的愚蠢付出自己的生命作为偿还。”
 

  也有人针锋相对,写《“同情老虎”,掩饰不住的冷血逻辑》。“因游客自身有错,非但吝于同情,反而选择站在老虎这边,这哪里是什么规则意识使然?只不过是优越感使然罢了。”
 

  作者感到人心的丧失,“这就像行人横穿马路被车撞死,结果有人不但认为撞死活该,还心疼起车子被撞坏一样,其背后不是对规则的敬畏,而是对生命的漠视。”
 

  不是尾声
 

  直到这篇文章写完,两派的争论依然没有终结。这似乎成为某种程度上的死结,代表着截然对立的思维方式。
 

  1月30日,大年初三。他的家属说,将按照恩施的风俗上山安葬死者,“这是老家的习俗。”
 

  “梨视频”采访到了他的弟弟。弟弟说,他是家里的顶梁柱,2000年就来宁波打拼了,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家境困难。
 

  弟弟觉得,“动物园管理有漏洞,不能给人翻进去的机会。”
 

  对于死者来讲,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外界喧嚣,山头上,又将多添一座坟茔。(陕西发展观察网)
 

(责任编辑:尚帅)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联系我们 | 在线排版

版权所有:陕西发展观察网
网站地址:陕西省人民政府新城大院综合办公楼B111室 邮政编码:710003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陕ICP备17000538号;经营许可证号:9161000067512962X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1010202000102 客服电话:029-87298951 电子邮箱:sxfzgcw@126.com
信息支持:陕西发展观察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赞助支持:西安德泰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