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本土大型权威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营商环境 > 正文

讨论雷洋嫖娼 严重脱“焦”

   来源:盐之有理   日期:2016-05-13 07:51:44
导读:北京青年雷洋被拘后神秘之死,连日网贴如山,跟帖如潮,不断刷爆朋友圈。其中不乏为死者鸣不平的,也有为警察叫屈的,更有不少福尔摩斯做假设断案的。总之,事件至今仍疑点重重。
  公民被拘后的N个死法 请给真相调查留出时间?

  多方围绕男子死因,展开激烈讨论,除了当事人的身份标签、涉嫌嫖娼的细节外,在更深层次上,还是对自身安全和执法公正的关切。有媒体认为,即便一个人私德不检,哪怕是犯罪嫌疑人,其基本的人身权利和生命健康权也应受到尊重和保护,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

 

  摄像头坏到好处 就可任由污名化公民?
 

  11日,有媒体公布了疑似足浴店女技师在镜头前示众的画面,画面里不明身份人员诱导性提问女技师,“凭你的经验,是不是类似的场所,他应该去过或经常去?”
 

  人之既死,声名已在身外,这些人“为什么要这样问”?是急于污名化雷洋,还是提问者水平太差?
 

  答案不言而喻。笔者认为,让女技师承认雷洋支付过200元嫖资帮其“打飞机”,这种揭露隐私,污名化另一方当事人的做法,更像是从道德上审判对方的自找台阶。
 

  以涉事警方第二次回应为例,为了证明雷洋嫖娼,列举了他花去200元,在抓捕过程中雷洋奋力反抗,咬警察,踢踹警察,打坏执法记录仪,途中妄图逃跑的事实。同时,配合新闻媒体对见证者进行采访佐证,雷洋确实有反抗,还大呼“救命”,请求旁人打110。但警方自己的所做所为却少之又少。
 

  回应一变再变,甚至一天数变,最该发挥作用的物业摄像头,最能还原现场的有力的视频,按执法规范本该携带的执法记录仪,全部“坏到了好处”,足浴店参与“打飞机”的相关人员“齐刷刷”被拘留,当事方离奇死亡,种种蹊跷事件串联起来,无疑让雷洋之死蒙上了神秘面纱。
 

  其实,雷洋死亡事件的最大疑点,或者是公众都有的一个相同的话题,那就是雷洋,究竟是如何死的?
 

  雷洋在足疗店里做过什么,是不是资深嫖客,这些都不能说明警察后来对雷洋采取的限制措施是恰当的。或者说现在再完备确凿的证据,再准备充分的事实,也与雷洋死因之间无过多关联。
 

  涉事双方相互对另一方的指责,或者有罪推定,只能视为寻找合乎情理的辩解,不能认定为调查结论。

  

\

 

  5月11日,一向专注深度报道的澎湃新闻歇斯底里的发表社论:“污名化雷洋只会让真相更加遥不可及”!
 

  文中称,人们都在质疑雷洋是怎么死的,警方却集中精力反复证明雷洋嫖娼了,除了增加死者身上的污名,与雷洋之死的真相和责任认定毫无关系。在家属和公众汲汲以求真相,警方急需回应公众疑惑的时候,对死者进行污名化只会让真相更加遥不可及。
 

  但这样的追问,最终被404,外界对事件的追问仍一波未平,一波又再起。
 

  5月12日,新华社再次发表评论文章“雷洋之死办案民警所发布信息难保真实性”。文中称警方花费很多笔墨来证明雷某涉嫌嫖娼,似乎还要证明他很熟悉那种场所。这样的信息发布,并无法回应关键疑问,反而把事情引向揭人隐私、道德审判的方向。
 

  的确,虽近年来对于是否将嫖娼合法化的争论不绝于耳,但争论总归争论。抛开争论,公众都认为抓嫖娼还得捉奸在床,靠事后询问和旁证撑腰,也有违程序。程序一旦错误,执法的正当性怎能坚挺?
 

  北京新京报也发表社论:“雷洋之死,声誉和人命哪个更重要”。
 

  文章认为,讨论雷洋是否嫖娼,严重失焦。津津乐道于嫖娼和道德审判,更是虚浮轻佻的行为。

  

\

 

  文章称,警察面对合法公民,不管他是中产还是弱贫者,是青年才俊还是小混混,有前科还是一身清白,在没有受到法律的裁判之前,仍然不得侵犯他的合法权益。
 

  虽然,现在很多人,不信任公权力,而是个别权利机关在一些问题上给出的结论实在是不透明,也难以服众。

  谁不知道,雷洋即便是资深嫖客,也罪不该死。
 

  正是最简单有效的证据缺失,各种阴谋论才大行其道。
 

  网友:雷洋怎么死的?

  警察:他涉嫌嫖娼!

  网友:他是怎么死的?

  警察:摄像头坏了!

  网友:他是怎么死的啊?

  警察:拍摄设备摔坏了!

  网友:他到底怎么死的?

  警察:他支付过200元嫖资!

  网友:尼玛我就只问一句,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

  警察:小姐帮他打飞机了!

  网友:你最后问你,他到底怎么死的?

  警察:安全套检测,证明他确实嫖娼了!

  网友:……这智商,咋执法的!
 

  时至今日,男子被拘后的非正常死亡事件仍疑云重重,涉事警方和当事民警仍掌握着话语权,更引来公众的揣测和不安。
 

  倘若执法有缺陷,不管对象是谁,都应自觉回避,让第三方机构来权威调查。而今,检方的调查还在路上,公众仍需给真相留出时间。
 

  相信随着真相的接近,公众也不用过多担心,自己就是下一个雷洋。
 

  盘点网友针对警方回应列举出的几条疑问。
 

  疑问一:被铐住双手的雷洋如何打开车门跳车?
 

  5月11日早7时许,雷洋的哥哥雷鹏在电话的另一头告诉《侨报》记者:“我弟弟的双手一直是被手铐铐着的。急救的李医生可以证明,那手铐是在医院抢救时,在医生的强烈要求下才被打开的。”
 

  “那你们家属有没有看到带走雷洋的警车?警察有没有说,雷洋是怎样用被手铐铐住的双手打开的警车电子锁系统开的门?”按照昌平警方最初给出的通知显示,雷洋是在被抓捕制服后,被押解回派出所的路上自行打开警车车门跳下警车摔死的。
 

  随后在5月11日发出的最新一次通告中,则更清晰地说明着雷洋的跳车经过:坐在后排的雷洋,首先突破了与他同在后排就坐管制他的唯一一名警员,然后冲向副驾驶座位,继而打开车门跳下车去摔死。
 

  一位已离职多年的某公安局纪检处长告诉记者:“这不可能,一定有问题!能够成功押解大案要案犯人的警车之门,是不可能轻而易举的被雷洋破解了电子锁系统打开的。如果他当时真的是双手被铐的被制服状态,何况他身边还有管制民警。”
 

  他认为:“除非警车的门突然坏掉了,否则双手被铐住的犯人会摔下车,一定是被人故意打开门扔出去的。”但是他警告记者:这个你不要报,不然会给你招来报复和麻烦。
 

  疑问二: 为何摄像头一起坏掉?
 

  同样匪夷所思的是,双手被铐住的雷洋不仅打开了车门,还打翻摔坏了警察手中的执法记录仪。
 

  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分局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9月8日确定中标购买的执法记录仪。该执法记录仪的说明书显示:外壳防护等级:符合GB4208-2008中IP68,裸机可承受3.3米任意面跌落;显示屏:2.0英寸TFT彩色显示屏。
 

  为此,杨金柱律师提请特别注意“裸机可承受3.3米任意面跌落”。身高不到175的雷洋用手将警察手里的打落地下,可以将执法记录仪“打落摔坏”吗?
 

  事实上,除了执法记录的摄像坏掉不能提供雷洋死亡现场记录以外,凡是有可能记录到雷洋之死始末的摄像头,全部都坏掉了,仿佛约好的一般。

  5月10日,雷洋的岳父在多名前往采访的记者的陪同下,前往天鑫家园物业试图调取雷洋离开小区时的物业录像,然而,被物业明确以雷洋出事当天摄像头坏掉没有录像为由拒绝。事后,雷洋的岳父私下得知,9日下午,昌平分局的刑侦人员来过天鑫家园物业。
 

  龙锦三街上安装的监控摄像头和涉案足疗店所在小区的360度摄像头,也在同一天,向前来采访的多家媒体记者表示,因摄像头坏掉而没有记录。
 

  疑问三:雷洋是如何画押承认嫖娼的?

  雷鹏不能确定,弟弟雷洋是不是在被拖上白色面包车后停止喊叫声音的时侯就死去的。
 

  但是为雷洋实施急救的北京市昌平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医生结论明确,雷洋被送到医院时已无生命体症。不过,接诊的李医生表示,自己的确尽了最后的努力,用了各项可能的急救手段,为了方便心肺复苏,他甚至还强烈的要求警员打开一直戴在雷洋手上的手铐。这并不顺利,起初警方一直拒绝打开手铐。
 

  对此,小警胡同辩白:“派出所民警就会无缘无故的把一个人给打死了?难道警察疯了吗?!”他表示:“真相只有一个,最终要拿证据说话。”
 

  但是必须解释的一个矛盾之处是,警方称雷洋已经承认自己嫖娼,并拿出了雷洋按了手印的问讯笔录。然而,雷洋在21:45分左右被拖上白色面包车后,不到20分钟后就已被送往医院急救,期间并没有机会同抓捕他的警员回到东小口派出所的办公区,警方是如何完成笔录的?
 

  前述老警察表示,一个常识是,不止雷洋,任何人如果失去知觉,手指的指纹均可以任由他人提取应用。
 

  疑问四:雷洋怎么死的?
 

  关于雷洋的死,警方的辩解颇多。几天来昌平公安接连发布的官方公告称,雷洋是跳车车死,即因顽抗而拉开车门,跳下车去摔死。除了正常的政府公告形式以外,他们也启动了微信平台,投入舆情制造。
 

  在接受采访过程中,东小口派出所的一位民警主动向《侨报》记者出示了一条署名为“小警胡同”者写的文章《关于“昌平雷某”的那些猜猜猜》,该民警说:“他上面说的都是我想说的。”
 

  写这篇文章的小警胡同和他的所以接受《侨报》记者采访的同事都认为,喜爱运动和踢足球的人不一定没有心脏病,也不一定不会猝死。他们举例:在一场罗马尼亚甲级联赛中,效力于布加勒斯特迪纳摩的喀麦隆国脚帕特里克.艾肯心脏病发,在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同样发生猝死的还有26岁的巴西球员碑贝尔纳多.里贝罗。
 

  小警胡同和他的同事们不认为雷洋是被打得遍体伤痕,他们认为只有专业的医疗机构和法医才有权力通过尸检给出“打或者没打”的结论。但是前述老公安纪检处长极力建议观察死者腿部。他承认,在他任职期内就调查过类似的案件,即警务人员在制服过程中,通常会令人过度曲折身体蜷缩蹲在狭窄的后座下,这种体势经常会造成人窒息,甚至直接导致死亡。
 

  雷洋的母亲和妻子则向《侨报》记者证实,他们俩在被警方获准进入太平间辩认雷洋遗体时,只被允许看到雷洋的上半身,雷洋的腿和膝盖的状况他们无法看到。
 

  雷洋的母亲和妻子表示,只能看到雷洋尸体的头部和手臂上有明显淤青的现象。
 

  疑问五:去机场和嫖娼顺路么?
 

  此外,小警胡同还认为,雷某作为一个丈夫不可能告诉家人我去找鸡,所以他谎称为接机。但是,由于从地图上看雷某的家和那家店相距不远,所以在接机前雷某先拐过去“放松一下”很自然。顺理成章,他对雷洋手机上位置信息被删除的原因做出了推论:这是雷某背着家人放松之后的,一种掩饰“小秘密”的手段。
 

  这一说法,随即被雷鹏和雷洋的妻子、以及母亲、嫂子全盘否决。当晚正是雷洋的母亲和嫂子按照湖南老家习俗亲自抵达北京看望雷洋新添的女儿:“谁会在接自己的生身母亲之时,还想得起先去嫖个娼?何况从雷洋家所在地坐地铁到达机场需要近两个小时,打车则需要超过2个小时的时间。”
 

  同时,《侨报》记者通过实地勘察发现,从雷洋所居住的天鑫家园小区出发坐地铁去机场接人,绝无可能顺路先拐到警方所指的案发地足疗店。雷洋如果一定要到达该足疗店,则需要南辕北辙,而以时间的紧迫性和龙锦三街上足疗店的密集分布情况来说,在该出事足疗店隔路相望的位置上,另有一家足疗店,正在打出“足疗30元”的特价招牌。

 

(责任编辑:尚帅)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联系我们 | 在线排版

版权所有:陕西发展观察网
地址:陕西省人民政府新城大院33号楼B111室 邮政编码:710003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陕ICP备17000538号;经营许可证号:9161000067512962X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1010202000102 客服电话:029-872910000 电子邮箱:sxfzgcw@126.com
信息支持:陕西发展观察传媒交流编委会 经费支持:陕西发展观察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西安恺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